主日证道 | 唯有十字架才来真信仰(20210919)

B年 圣灵降临后第十七主日
2021年9月19日

唯有十字架才来真信仰

这周在一个小组的查经中,有一位慕道友很爱思考,她听了关于圣经中婚姻的内容之后,分享到:这个内容很有帮助,对于家庭中丈夫妻子秩序的学习,她觉得非常好。不过她想到说,这个和别的宗教或者心理学讲的也差不多,她以前读一些心理学书籍的时候也是提到家庭秩序的重要性,以及男人应该承担带领的责任,所以她分享到,基督教是不是和别的差不多,都是讲类似于建造家庭之类的,帮助人活得更好的。

这其实是我最近不止一次听到慕道友有类似的分享了,甚至有时候你问基督徒,有人也会觉得信仰就是让我们可以更有智慧,更健康,更懂得管理财富,更会教育儿女建造幸福家庭之类的,这一切都跟有好的信仰是相辅相成的。似乎上帝是帮我解决困难,或者活得更好的。信仰真的如此吗?你信的基督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位?他到底在做什么?他带领你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信仰之路呢?今天的经文就是关于这个的,耶稣清楚地告诉了我们,唯有十字架才来真信仰。他的所言所行是那么的石破天惊,又是充满了恩典。一起来看

可 8:27–35 27 耶稣和门徒出去,往凯撒利亚·腓立比村庄去;在路上问门徒说:「人说我是谁?」28 他们说:「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又有人说是先知里的一位。」29 又问他们说:「你们说我是谁?」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30 耶稣就禁戒他们,不要告诉人。

31 从此,他教训他们说:「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过三天复活。」32 耶稣明明地说这话,彼得就拉着他,劝他。33 耶稣转过来,看着门徒,就责备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因为你不体贴 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34 于是叫众人和门徒来,对他们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35 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这里记载耶稣和门徒们到了凯撒利亚·腓立比的村庄,在这之前耶稣行了很多的神迹,在传道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基督从不信之人那里退去了,专心教导这些门徒们,教导他们关于信仰的核心内容。他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人说我是谁?」门徒们就把大家对耶稣的看法说了,「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又有人说是先知里的一位。」施洗约翰,以利亚,先知都是人们心中的大人物,毫无疑问,耶稣的名传开了,但人们仍在黑暗中。连平民百姓也把耶稣当作是“能让人吃饱饭的”了不起的人,并且试图让他作他们的王(约翰福音6:14,15)。就和今天一样,人们对耶稣的评价似乎不坏,是啊,耶稣是名人,耶稣教人做好事,信耶稣的西方国家文明程度不错等等,但是这些人们的说法都不对。藉着问门徒这个关于他身份的问题,他给他们机会说出大众的观点并思考这些人所作的解释,但基督不希望他们被公众舆论所左右。

于是耶稣接着问“你们说我是谁?”这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耶稣是谁?每个门徒都需要有一个清晰的答案。这答案决定我们的信仰。彼得走上前,像个英雄一样回答。“你是基督”(29)。马可福音中对彼得的回答记载很简短。但不要错过这个关键而又伟大的时刻,这是马可福音第一次出现耶稣就是基督。基督是新约中的希腊文,意思是受膏者,和旧约的弥赛亚是一个意思,这个受膏者代表的是救主的意思。彼得承认耶稣是基督、弥赛亚、受膏者和古代先知所应许的那一位。千百年以来,上帝的子民一直期待着弥赛亚的到来。我想彼得在这样说的时候不是轻描淡写,而是激动万分的。

是啊,耶稣就是这位基督,这位救主! 如果你是门徒的话,不激动吗?是不是有太大的想象空间了!如果你跟的人成为国王,你会有什么感觉?!你跟的人是救主,比全人类的王都要大,你会怎么想?!如果是我,我会激动地睡不着觉。可是,没想到,耶稣接下来就告诉他们,这位基督要干什么了。「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过三天复活。」(31节)。什么?有没有听错?!受苦,被弃绝,被杀?而且必须这样做!门徒该有多么的震惊啊!这也不是彼得想的。他把耶稣拉到一边,叫他停下来,千万不要干这个事,彼得不希望他的基督要走这条道路,所以他要阻止。彼得的想法,想要阻止耶稣实现弥赛亚应许的想法恰恰是被撒旦利用的,于是,耶稣转过来,看着门徒,就责备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因为你不体贴 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33节)

似乎这还不够丢脸,耶稣也开始向众人说明白。他把人群和门徒召集在一起(34),并确保每个人都明白彼得是多么的错误,真正的基督和跟随基督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信仰:「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34-35节)。换句话说,你跟随耶稣这位基督,你要走的路也和你想象的不一样,跟随耶稣是不舒服的,要舍弃自己,背上十字架的。这需要牺牲你的生命,最后会救你的生命。

耶稣所讲的的确让人震惊,他是救主,是上帝,但是他要走的路居然是十字架的路,他的门徒要走的路居然也是如此,十字架是什么意思呢?十字架是一种刑具,是那个年代的罗马帝国最为残忍的刑具之一,把人钉在上面慢慢流血而死,十字架是最有辱人格的处决方式,“不美、毫无尊严、邪恶的”。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说:“即使是十字架这个字眼,也要远离罗马公民的身体,也要远离他们的思想、视觉和听觉。”你想想中国古代的残忍刑罚,比如剥皮,挖心,凌迟,五马分尸之类的,就知道耶稣说这个话的时候对于听到的人来说有多么震撼了。

这也让我们震撼,这段内容无疑是关乎我们信的是谁,他做了什么,我们要走什么路这最最核心的信仰的问题。为什么无论主耶稣的生命,和我们的生命都和这个丑陋不堪的刑具联系在一起?没有这个十字架就没有真正的基督信仰,基督教的信仰就是关于十字架的,难道基督信仰讲的就是这个?为什么是这样呢?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觉得是什么呢?

就像我们一开始提到的,很多时候,人们以为基督信仰就是讲做好人的,如何过得更好,相信上帝,你就会发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越相信,生命越成功,越丰盛,或者信仰是让你有心灵寄托,上帝就是帮助你,在困难的时候帮助你,保你平安,其实,这样的信仰和拜菩萨等等差不多,还有人认为基督信仰就是关乎一套伦理价值观的,学会与人为善,你愿意别人怎样待你,你也怎么样待人,学习饶恕,如何养育儿女经营夫妻关系,如何工作管理财富等等,没错,圣经的确有他的智慧,教导我们如何生活,塑造我们的文化价值和家庭生活等等。

但这些有个巨大的问题,再好的基督徒家庭也会有摩擦,也会有各样麻烦,再善良的基督徒也有他里面隐藏的阴暗,再虔诚的基督徒也会有抑郁甚至崩溃的时候,甚至会有苦难和不期而遇的疾病。不信你看看圣经记载的人就能明白。

那么信仰究竟是关乎什么的?如果只是关乎这些,那么就完全没有救赎的概念,也没有是十字架的影子,而耶稣讲的却不是这些,信仰的核心不是这些,是关乎救赎,关乎十字架的。他必须走上受苦和受死的道路,来让弥赛亚救主拯救人类的应许实现,而跟随他的人会背负十字架。上帝借着保罗说,你要传的信仰,只有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

很明显,这是两种信仰,没有十字架的信仰,有十字架的信仰。而人类通往上帝的路只有两条,要么是照着自己的路,要么是按照上帝的路。人类跟随上帝的路也是有两条,自己的路,和十字架的路。马丁路德说的很好,这是两种神学,荣耀神学,和十字架神学。什么意思呢?

神学不仅是一种关于上帝的知识,认识,同样也是一种你如何去做,如何去生活。如同你爱你的孩子,不仅有认知,更是去做,这样去生活。每个人都是神学家,都有关于上帝的认识,都有从这里而来的生活模式和态度等。那么,关键是,你是荣耀神学家?还是十字架神学家?

马丁路德在海德堡论纲提到这个说:如果有人认为在实际已发生的事情中,可以清楚认识属神的无形事物(罗1:20),他不配称为神学家。只有那些透过苦难和十字架来理解属神的有形而显明事物的人,才配称为神学家。荣耀神学家称良善为邪恶,称邪恶为作良善。十字架神学家把事物看为实际上当看的。那种透过可见的工作来了解属神的无形事物的智慧是极为傲慢、盲目和僵硬的。什么意思呢?

十字架是显现上帝和救恩的方式

什么是荣耀神学呢?荣耀神学是人撇开十架道路,本着人的欲望,人的眼光,人的利益和世俗的体面而形成一套“关于上帝,关于基督教”的观念,以此来指导信徒的做人与事奉。是体贴人的意思,是想要自己救生命,是没有十字架的救恩,没有十字架的基督徒生活。

荣耀神学首先是关于认知的,他把这个世界表面上显现的当做是对上帝认知的来源。如果我们把世界的运作方式,人的意思作为基础标准时,作为罪人,我们专注于我们认为是好的事情。当我们在身体健康生活富裕能外出旅游时,或者当我们家庭幸福,老公靠谱老婆贤惠孩子听话时,当我们在教会服侍非常开心时,我们能够“感觉”到”与上帝如此接近。我们看这些我们喜欢的东西,并认为这一定意味着我们赢得了上帝的喜悦,因此理应与他在天堂。诚然,这些都是好的事情,但为什么我们认为上帝只在这些事情上与我们同在?为什么我们要做出这些假设,却一直忽视那些突然来的疾病,经济危机,或者我们的孩子在自私和我们的暴怒中哭泣入睡的夜晚,教会里面服侍让人心痛的瞬间,面对这些,我们会说些什么呢?上帝不在了吗?

为什么?因为我们天生不是十字架神学家。我们天生就没有真正的愿望去看上帝到底是谁。正如保罗引用《诗篇》所说:“正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 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 3:10–12)’”。没有义人,没有人寻求上帝。

有鉴于此,我们必须成为真正的神学家。我们不仅要理解我们喜欢的东西,还要通过我们不喜欢的东西来认识上帝。然而,当我们面对这些不喜欢的事,我们会从他身上掉头逃跑。为什么?因为我们所面临的一切让我们害怕。我们不喜欢面对这个世界的邪恶,苦难,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必须考虑我们自己是邪恶的,脆弱的。当我们想到那些意想不到的苦难,家庭,教会乃至世界中的各样罪恶,我们面对孩子的暴怒时,它迫使我们承认这个世界不是乌托邦。

试图通过看得见的东西来理解上帝看不见的东西。路德会称之为荣耀神学家。这是想像摩西一样看到上帝的荣耀,而上帝告诉我们,我们不能看到他的脸,因为罪人无法靠近圣洁的上帝而活着。

那么,作为十字架上的神学家,我们该做些什么呢?我们理解“只有那些透过苦难和十字架来理解属神的有形而显明事物的人,才配称为神学家。”。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看着耶稣的十字架来理解上帝。我们看着被钉死在十字架的血淋淋的上帝,明白他被钉死是因为上帝对罪恶以及随之而来的死亡感到愤怒,他对罪恶和死亡感到愤怒。因为这不是他想要的。当他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并称之为“非常美好”时,罪恶和死亡并不是他创造这个世界的目的。他创造这个世界是为了生命,因为他是生命的神,也是活人之神。

而面对世人的背叛,追求荣耀,不去信靠他,面对世人的罪恶,甚至连他的门徒们也去随从撒旦的意思。我们看到了什么?耶稣要必须走向十字架。那么我们在十字架上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上帝爱这个世界。我们看到这位神选择进入这个世界,与那些受苦的人一起受苦。

神降卑去爱那些不可爱的和不义的人,是在他们有任何爱神的倾向之先,这又如何解释呢?对于荣耀神学家们而言这是无法理解的,他们认为神就像他们自己和其他的人一样,只对那些可爱、良善的人,或是赢得他们好感的人才会有所回应。但是,十字架告诉我们神却不是那样:与人认为神是谁以及会如何做相反,神并不要求其所爱的对象先爱他;他先爱我们,没有条件。丑恶、残暴的十架惨剧启示出神奇异的、出人意料的温柔和美丽。耶稣不仅和我们一起受苦,他也为我们受苦。他是为我们而死的上帝。

换句话说,当我们看着十字架时,我们看到上帝在爱我们中的荣耀和威严。路德在解释海德堡争论的第20个论点时说,“一个人在荣耀和威严中认识上帝是没有好处的,除非他在十字架的谦卑和羞辱中认识上帝。”换句话说,当我们看十字架时,我们可以真正理解上帝是谁,并将这种理解应用到世界其他地方。神的大能乃是在十字架的软弱上被启示出来——表面上,耶稣败在邪恶力量和属地败坏的权柄下,实际上,这恰恰显明了耶稣征服死亡和战胜所有邪恶力量的神的大能。因此,当一个基督徒论到神的大能,或是教会和基督徒的能力时,都应当根据十字架的意义来理解:这是一种隐藏在软弱下的能力。

因为罪的捆绑,每一个人生来就是荣耀神学家,追随罪与世界文化所定义的荣耀,并以此来看待、评判一切关于美善、公义、智慧等等的人和事。那个荣耀神学家视为羞辱的十字架钉死基督的时刻,也正是那位在十字架上自隐地启示自己的上帝,攻击并钉死我们和我们的荣耀的时候——在神圣启示中发展出来的,最为荣耀、敬虔的宗教和文化,把上帝钉死在十字架上,因此十字架也就彻底钉死了我们的荣耀,我们的罪。基督十字架上的被钉和受苦不留余地地剥夺了我们,十字架成为罪和罪人被治死的地方,更是罪恶被战胜和赦免的地方。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到永恒的快乐。所以,只有十字架才是我们的神学,才是我们的信仰。

基督徒的生活是背负十字架的生活

而耶稣说:凡跟随他的必要背起这个十字架。什么叫做背负十字架的生活呢?就是信徒因为基督而受苦的生活,“十字架”不是指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会遭遇的痛苦和烦恼,一个信徒背起十字架意味着接受因着基督和他的国度所带来的一切苦难。对于很多门徒来说,承认基督意味着死亡。

耶稣明确说明凡救自己生命的人便会丧失生命,为他的缘故失去生命的人却要得着生命。失去生命,而赚得全世界是不值得的。这里的“生命” 不仅仅指肉身的生命。耶稣在谈生命的双重意义:属地和永恒的。他将人在今生对他的弃绝与审判之日要发生的事直接联系起来:人子将会不认那些以耶稣和他的话为耻的人。 

彼得认信耶稣是基督,以为从此就可以荣耀了,从没想过,弥赛亚救主是要受苦的。更没想到,我们也必定会背十字架。因为罪恶总是想让我们逃避这些,“撒旦,退到我后面去!”(马可福音8:33)你能想象当耶稣对彼得说这些话时,彼得会有什么感觉吗?哇!如果我是彼得,我会想爬到桌子下面!

但是,我在自己身上看到太多类似彼得的倾向。我想要“十字架”吗?我想要“否认自己—舍己”吗?坦白地说,我宁愿不做那些事!我宁愿听耶稣说,跟随他是(并且将是)成功的,快乐的,我的生活将是轻松的,没有痛苦的!那会更愉快,不是吗?这就是我想要的!也许耶稣需要对我说,“站在我后面,撒旦。”哎哟。

我自私、罪恶横行的心灵需要经常提醒我,基督教——以及事奉——不是关于我如何能被他人服侍,而是关于我如何既能服侍上帝又能服侍我的人类同胞。是的,这意味着我经常不得不“否认自己”。例如,要很远的路去教会,要原谅那些伤害的人,要奉献金钱支持教会的事工,帮助有需要的人,面对不信主的家人如果我们选择跟随信仰就有很多麻烦和困扰。我可能不想这个或者那个…嗯,你明白的。

然而,耶稣呼召我来否定我自己,否定我自己的欲望,要我做必要的事来服侍他和我的人类同胞。啊。太难了!我们经常失败!

而耶稣的十字架帮助我们看清楚苦难,福音—十字架是我们的生活。我们从上帝那里欢然领受他的福音,不是我们做的好,是耶稣白白的赦免。他舍弃了自己,拿起了那个十字架。耶稣为谁这样做?为什么,他是为彼得做的!是的,正是他不得不斥责的彼得!耶稣那么爱他!亲爱的弟兄姐妹们,他也是为了你和我。是的,耶稣所背的十字架,他是为你背的。他那么爱你。那么爱我们,以至于耶稣必须受害,耶稣的受害是为了让我们与上帝在一起。所以我们的苦难不是没有意义的,这是与耶稣的受苦有份,是为了永恒的益处。

从十字架看苦难,你会明白主耶稣说的话。如果基督被钉十字架——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行为——能够与神的旨意一致,并成为击败这邪恶的根源,那么,其它任何的恶也能被推翻,向善俯首称臣。

不止如此,如果基督的死很奇妙地是一种祝福,那信徒所经历的任何恶,也都可以成为祝福。是的,咒诅已被逆转,是的,祝福要倾倒而出;但谁说这样的祝福必须与富裕舒适的热望和期待相吻合呢?对路德而言,十字架教导是:这个地球上最有福的一位,耶稣基督本人,恰恰是在他的受难和死亡中显出了是蒙神祝福的。如果那是神对待他爱子的方法,那些借着信心与基督联合的人,难道有任何权利期待其它的什么吗?

在十字架时刻,它显明为着善邪恶已被全然摧毁。因为基督的十字架,罗马书8:28就成为真实的:如果神能够使那最大的邪恶逆转成为最大的祝福,他就更能使那些玷污人类历史的较小的罪恶——从个人的不幸到跨国的大灾难——得以转变,达成他良善的目的。这是十字架来看苦难的角度。

因为人们以为受苦就是上帝不在一起了,但是耶稣的受害是为了让上帝和我们在一起。目前在西方和东方,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基督徒都因跟随基督有十字架要背负。前不久我听说在芬兰,有位路德会的牧师写了一个婚姻的小册子,其中提到同性恋是罪,他就被赶出了芬兰的国家教会,甚至面临起诉,以及牢狱之灾。在中国,我们也都能体会到,在社会层面,我们跟随主要背负的十字架,所受的苦,周围环境对信仰的压抑,甚至不友好。荣耀的神学面对这些,要么就是逃避,害怕痛苦,要么就是靠自己去解释和克服。比如最近总有解释说,中国教会遭遇这些逼迫是因为之前太好了,太骄傲了等等。其实十字架神学对于苦难很多不按照人的眼见和理性解释,上帝不是在解释中,荣耀中显现。不是总是用我们的思想,理性显示上帝如何。而是在十字架的基督里面上帝显现,我们的苦难都指向耶稣,基督徒的路必定是一条十字架的路,而耶稣他必与我们同行。我们会因为十字架丧掉生命,但基督必救我们的生命。

十字架的大能在人的软弱中隐藏和彰显

感谢主,他是如此的充满恩典,这条十字架的路并不是靠我们自己的努力,而是上帝的同在,并且上帝的同在彰显在我们软弱的人身上,这是上帝的奥秘。「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 12:9).所以要从十字架上看别人和自己的软弱。

我常常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就是找长期不来教会的弟兄姐妹谈话,他们总是有各样的理由,我常常被他们带到沟里,谈完后我自己也很郁闷,为什么没有告诉他们—他们这样做事错的?!我自己感觉自己也是非常的软弱,没有勇气。我自己用十字架的神学来反思,如何看待别人和自己的软弱,我对十字架的路的认识是什么呢?只是变成完全敬虔的路吗?似乎属灵上的成功才是生命成功的标志,牧者牧养成功的功劳。我爱的是弟兄姐妹呢?还是爱的是他们的敬虔?上帝的能力是出现在他们敬虔品格身上呢?还是在一个破碎的人身上?

似乎,我和不信的人想的差不多,基督教和别的宗教差不多,就是让人变好,婚姻幸福,孩子听话,非常自律,只不过我们多加一条,特别敬虔,但是上帝在哪里呢?我们认为上帝只在人的敬虔这里出现,在献花,掌声,巨大的转变,戏剧性的故事等地方出现,如果你看人们做的见证,有人以前抽烟,现在不抽烟了,可是没过几年,他又抽烟了,难道上帝因此就没了吗?不是,上帝的恩典在人的软弱地方显现。

基督徒的圣洁,并非常常都显而易见的。失败、虚 伪、疑惑、没有爱心、漠不关心、假冒、自我中心的骄傲、肉体 隐密的罪等等,都在基督教会里有清楚记录。 教会往往看似一个相当单薄和软弱无力的建制。基督徒或上教堂的人,看似与他们的非基督徒邻居没有分别。基督徒一生中,也得面对这些指控—他们看起来没那么好。事实上,他们天天也要承认这些指控。 他们与上帝的关系常看似漂流不定,一时与上帝亲昵得如胶似 漆,另一刻却又仿佛上帝不在;有时像是灵力充沛,不一会儿又灵里干涸。

上帝是藉着十字架这三棱镜看基督徒:我们的罪过和失败都被基督宝血所遮盖,我们的日常生活也被隐藏,而且我们得以披上基督的公义。当上帝看着一个基督徒的时候,他看见的只是耶稣。

正如圣保罗所说,我们的生命是「与基督一同」隐藏的。我们 的罪隐藏在十字架里;我们的公义也隐藏在基督的公义里面。上帝的灵在每个基督徒的生命中工作,奥秘地改变人心,与圣道和圣礼同工,在试探和患难中施展奇妙作为,使某些人在上帝面 前被创造成为圣洁的人。但对于肉眼来说,这过程难于察看,也 不能衡量或追踪,甚至连基督徒自己也不察觉,也不知他究竟到 甚么地步。

大部分的基督徒也许不会特别的出类拔萃。他的短处显而易见,也会发脾气,爱好说长道短,且满有世俗的特微,看起来不很属灵。然而,他的生命却与基督一同隐藏在上帝里面。每个主日他听到上帝审判和赦罪的圣道。他省察自己,又进到圣坛前去领受基督的身体和宝血。他也许不常是最好的丈夫,但当妻子逝世的时候,他会向上帝悲伤地呼喊。这些人往往言语不多,但当危急关头却展现出令人震惊、大有能力的信心“

今天,常常有人质疑上教会的人是否「真基督徒」,也有人离开那些「死气沉沉的教会」,因为我们都渴慕灵力充沛。当然,教会名单上也许会有非信徒,或有教会不再宣讲福音,也就是死的教会(那怕他们的会友人数众多),也可能有属灵巨人出现,叫我们其徐的人羞愧。但无论如何,借用鲁益师的说法,对于上帝来说,在教堂座椅上的平凡男女,就是在上帝面前的蒙福 圣徒。果真如此,我们听到这消息的人,岂不会有俯伏敬拜的冲 动吗?我们买在不可以凭外貌作判断。

照样,当我们经历苦难,当上帝看似远离或拒绝回应我们甚或当上帝看似完全不真实的时候,我们也不可以凭外貌作判断。当在教会崇拜里用了水、饼和酒。当牧师宣读圣经及在讲台上宣讲话语,当我们思量正在发生甚么事之际,我们也不可以凭外貌判断。假如我们真的凭外貌判断,我们就不可能想到,这位犹太木匠真是肉身中的上帝。若单凭外貌判断,在各各他受虐刑致死,只是一件令人反感、毫无意义的凶残事件。若单凭外貌判断,我们将永远不会想到基督钉在十架上,就是全世界的救恩。 但他却真的这样做了,这就是基督教真正的信仰所在。也是他带领我们要走的十字架的道路。唯有十字架,才有真信仰。感谢主。阿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