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证道 | 从世上之城到上帝之城|但以理书 7:13–14 |B年基督作王主日(20211121)

基督作王主日(B年) | 2021年11月21日

从世上之城到上帝之城

证道录音:

公元前553年,巴比伦城。当时世界的强大国家巴比伦帝国最后一个国王伯沙撒当王的头一年,而以色列人被掳掠到巴比伦已经五十多年了,但以理这个以色列人也已经65岁了,他从年轻时候就在这个王国里当官,目前这个世上的王国前景黯淡,将来会如何呢?以色列人被掳掠到这个大城这么久了,他们的救赎在哪里?上帝在异象中像但以理启示了这一切。向他显示了之后的历史,并且告诉他人子-基督才是历史真正的主宰,是真正的君王。

公元410年,罗马。当时以基督教为国教的罗马帝国的都城罗马已经被北方的哥特人攻破,相当一部分人在悲伤痛苦的时候把原因归在基督教身上,认为上帝不在了或者说是基督教让帝国衰落,413年,当时北非希波的主教奥古斯丁写下名著《上帝之城》,他告诉地上伟大的罗马城是充满各样的罪恶,他的失落不是上帝的失败,上帝之城是荣耀而永存的。

公元2020年,巴西里约热内卢。新冠在3月份已经开始在全球蔓延,在这个电影中被称作上帝之城的城市,3月份人们聚集在著名的基督像之下,用光投射各国的国旗在基督像身上,投射各种版本语言的“让我们一起祷告吧”到基督像身上,给人们带来盼望,但这只是新冠全球大流行的刚刚的开始,到今天都还在的疫情只是混乱世界的一个缩影而已。这几年你会发现,世界局势也在剧烈被波动,以山巅之城著称的美国似乎也不再像几十年前那么荣光,基督教在西方世界中从主流到现在不断地被边缘化,我们所在的大国崛起与美国不断的抗衡。这个世界的未来会如何呢?我们作为基督徒应该如何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呢?我们的盼望在哪里呢?一起来看今天的经文,这是上帝在2000多年前启示给但以理的信息,今天仍旧在向我们说话。

但以理书 7:13 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14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

  1. 从世上君王到基督为王

从但以理书7:1可以看到,上帝对他的启示 出现于伯沙撒王元年(公元前553年)。巴比伦仍然是当时的世界强权,却已成颓势。伯沙撒是巴比伦的最后一个王,他在位时,巴比伦在古列率领的玛代波斯人的攻击下倾覆了。而这里描述的异象临到但以理时,他已经65岁了。

但以理的梦由数个异象构成,神让这些异象在夜间的睡眠中临到他。这一神圣启示将基督信仰与人为的宗教分别开来。人为的宗教一切都来自人的意念和修行。与此相反,基督信仰是启示的信仰,因为这是神的意念。我们拥有这意念只是因为神揭开帷幕向我们显明这些事,否则,我们无法知晓。

这个区别很大。比如说,有人问我,你是牧师,遇到什么什么问题应该很容易克服吧,似乎我道行很深。这是对信仰的错误理解,信仰不是人的修行,而是上帝的启示。对于我来说,离开了上帝的话语,怎么能活得下去呢?

神向但以理显明关于不久之后和遥远未来的重要信息,这信息不只关乎属世的帝国,也关乎神的百姓,这信息告知国家的兴衰,告知弥赛亚要到来审判他的敌人,并永远解救他的百姓。但以理知道这启示是来自神的超自然信息。上帝首先启示给他关于兽的图画:

但以理书 7:2–7 (CUV)但以理说:我夜里见异象,看见天的四风陡起,刮在大海之上。3 有四个大兽从海中上来,形状各有不同:4 头一个像狮子,有鹰的翅膀;我正观看的时候,兽的翅膀被拔去,兽从地上得立起来,用两脚站立,像人一样,又得了人心。5 又有一兽如熊,就是第二兽,旁跨而坐,口齿内衔着三根肋骨。有吩咐这兽的说:「起来吞吃多肉。」6 此后我观看,又有一兽如豹,背上有鸟的四个翅膀;这兽有四个头,又得了权柄。7 其后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第四兽甚是可怕,极其强壮,大有力量,有大铁牙,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这兽与前三兽大不相同,头有十角。

这里可以看到,4个兽是从海里上来,古代中东,海往往被认为是凶险之地,海中上来的怪兽被认为是人类的大敌,从约伯记和启示录也能看到关于海中怪兽的记载。这四个兽,狮子是指当时但以理所在的巴比伦,狮子又像人一样指的很可能是但以理书4章因骄傲而吃草如牛的尼布甲尼撒王,后来又回归人样;而熊是指玛代波斯,‘熊起来吞吃多肉。’代表波斯是非常好战,征服列国,与埃及希腊等不断交战;第三个是豹,这指的是古希腊,豹子精武有力,而年轻的亚历山大大帝用了12年就征服了世界;最后一个兽极其可怕,这指的是罗马帝国,无比强大的帝国,大有力量,罗马的唯一目标就是摧毁、粉碎、征服。而主耶稣就出生在罗马帝国的时期。

这个异象对于但以理意味着什么呢?上帝让他看到未来的历史,对于但以理来说,他自己所处的时期已经很糟糕了,他服侍的帝国已经岌岌可危了,而没有想到,之后的国家一个不如一个,之后的君王一个比一个凶残,而他自己的民族,这个信仰的团体现在就已经这么被压制了,以后会如何呢?盼望在哪里?我们的国度在哪里?

上帝让但以理看到历史的全景,就是让我们看到,地上的国的确让人失望。新冠疫情期间,很多关于国家,政治,君王之类的话题,茶余饭后很多时候谈论的全是这些,地上的国度没有一个是天堂,反倒是出现了耶稣说的末后的“民攻击民,国攻打国”的景象,很让人失望。国度和君王似乎在统治我们的世界,国度和君王也总是让人失望。兽太多了,你的周围有很多的兽,对吗?有没有像人的呢?有,人子来了。来看上帝继续给但以理的启示,

但以理书 7:9–10 我观看,见有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宝座乃火焰,其轮乃烈火。10从他面前有火,像河发出;事奉他的有千千,在他面前侍立的有万万;他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

这是但以理夜间异象的高潮。世间王国的更迭停止了,神介入,决定一切。“有宝座设立”,因为神要宣告审判。这里呈现的审判是最后的审判, 这是神赐但以理此异象的重要特征。海(政治的世界)和四兽(四个相继出现的超级大国)没有决定权。但以理得准许看到神制约其势力和影响力。但以理在这个梦中看到天上的法庭,宝座设立,象征着王权。神在历史中拥有最终的决定权,正如他最初创世时一样。

法庭的议程由那位“亘古常在者”主持。这一称谓将神的永恒不变与人类权力结构的易变和不稳定性相对照。永恒至尊的神早在万族与万国出现于世界舞台之前就活跃。这里的亘古常在者宣告对他敌人的审判,把全新而辉煌的国给予弥赛亚。

“案卷都展开了”。这位亘古常在者见证了这些人和国家的行为,当他作出决定时,他已掌握了所有的证据。他才是最终有权力的那位。这位审判的还有什么信息上帝要启示给我们呢?继续看

但以理书 7:13 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14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

他被描述为“驾着天云而来”,而不像诸兽从海上来,或像我们一样站立在地上。在这里我们想一下耶稣自己的话:“你们必看见人子,坐在那权能者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降临。”(马可福音14:62) 他被赐予无限及绝对的统治权——超乎万民,直到永远,而非在世间特定区域施行定期掌管。上帝创造了,预言基督的救赎,还会再来。

上帝让但以理看到这些很重要。国度和君王都会逝去,哪怕强如那四个国家,哪怕强如尼布甲尼撒,居鲁士,亚历山大,和凯撒,人们或许会说这是四大天王,四大伟人,在上帝永恒的历史中不过是四个野兽,都是兽而已。

从上帝的角度看历史,对于我们很重要,尤其在这样一个云谲波诡的新冠年代。两年前扎克伯格采访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时候说,作为历史学家你仅仅研究过去,还预测未来。赫拉利回复说这是历史学家的责任。对于我们来说,上帝让我们看到的不只是过去,还有现在和未来,更有直到永恒的未来。而且在这其中,基督超越一切的国度和王权,他是历史的主宰者。哪怕有多少国家和君王曾经在历史舞台上昂首阔步,在永恒的审判中不过是跳梁小丑,兽而已。

所以,你的盼望在这些国家,君王,或者人们认为的诸多的“神明”身上吗?你觉得上帝在历史中掌权作王吗?

罗马人不这么认为,公元410年当他们被哥特人打败并且罗马城被占据之后,他们觉得上帝不在了,不保护他们了,上帝不如拜其他的神明管用,不如崇拜昔日的凯撒可以带领他们走向一个又一个胜利。

奥古斯丁在《上帝之城》里针对这个写到:这个世俗的城市把自己献给了一个比真正的上帝渺小的存在。这基本上就是构成世俗和罪恶的原因。罗马人对旧宗教的虔诚往往只是对自我放纵的烟幕:“你为什么在灾难中抱怨基督教?不都是因为你想尽情享受你的奢侈生活,过一种放纵的、挥霍的生活,而不受任何不安或灾难的干扰?……” 奥古斯丁问道,与其效忠于诸如幸福或胜利之类的男神和女神,为什么不崇拜真正的上帝?”

奥古斯丁问的好,你为什么不崇拜真正的上帝?你崇拜的是什么呢?你的盼望在哪里呢?谁的国必不败坏呢?今天的你我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我们的盼望是在地上的哪个国度和君王呢?是山巅之城-美国,还是大国崛起的中国?是哪个总统,哪个书记?这都不是永恒的盼望。地上之国终会逝去,终究败坏,唯独基督作王永恒,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

这给我们带来基督里面的历史观和国度观。这周和两位孩子在公立学校的家长聊天,提到孩子现在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劲头很足,甚至有点狭隘,对其他的敌国充满仇恨。在基督里可以爱国家和自己的人民,但仇恨大可不必,没有什么国度是你要像上帝一样崇拜的,看似强大,不过是兽。盼望不在那里。

而基督一直是所有历史的中心和焦点。这在但以理的时代是正确的,并且在时间的尽头仍然是正确的,到末日审判的时候,万民都承认他的掌管,正如但以理的异象展现了使徒保罗预言的实现——“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腓立比书2:10, 11)。

2.从世上之城到上帝之城

基督为王,他是历史的中心。你活在他的国度中吗?你在敬拜这位君王吗?刚才我们看到,那些在历史舞台上昂首阔步,想象历史就在他们身边的君王是多么愚蠢啊。可是,当我们做同样的事时,我们不也是很愚蠢吗?我们常把自己当做历史的主宰,自己国度的君王,岂不知生活在世上之城,而不是上帝之城?

这两个城不是地理概念。而是统治,生活模式的概念,是属灵的领域。看看奥古斯丁在《上帝之城》这本书里是怎么说的:

两座城是被两种爱所创造的,一种是属地之爱,从爱自己一直延伸到轻视上帝;一种是属天之爱,从爱上帝一直延续到轻视自我。因此,一座城在它的自身中得荣耀,另一座城在主耶稣基督里面得荣耀;一座城向凡人寻求荣耀,另一座城在上帝那里找到它最高的荣耀,这是良心的见证;一座城因它自己的荣耀而高高地抬起头来,而另一座城对它的主说,你是我的荣耀,又是叫我抬起头来的。在属地之城中,国王用统治的欲望治理着被他征服的民族,但他反过来也受他们的制约;在属天之城中所有人都在仁爱中互相侍奉,统治者也靠他们的建议,臣民靠他们的服从;一座城喜爱展示他的身上强人的力量,而另一座城对它的上帝说,主啊,我爱你,你是我的力量。—奥古斯丁《上帝之城》

这两个城是两种爱所造的。世上之城是属灵上罪恶的国度,上帝之城是属灵上恩典的国度。世上之城充满了罪恶,是爱自己,压制别人,寻求自己的荣耀;上帝之城是满有仁爱,是爱上帝,寻求上帝的荣耀。

今世最大的属灵战争,是世上之城和上帝之城,两个属灵王国之间的争战。罪使人人自立为王,以拓展自我王国为人生目标——我们就是自己小小王 国之主,想让自己的旨意成就!我们自知想要什么、何时想要、怎样获得、从何获得、与谁相关。这个世上之城拒绝上帝的话语,纵容在罪恶和迷失之中,毫无上帝的荣耀和慈爱。

这周,我把一个发小多年前的照片发到了我们几个发小的小群里,回忆下青春。一个发小就开了色情味道很浓的玩笑。我当时一下子就被怔住了,这怎么能往那些上面想呢?!但不奇怪,今天的世界这样的色情,软色情语言比比皆是,网站,手机里面太多太多了,因为人们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这些!我想到创世记里挪亚时代洪水之前,上帝说人们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日光之下别无新事,今日也是如此。

人们思想的不是上帝的话语,而是自己的罪恶。所以上帝才会透过提摩太形容末后的人们: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提后4:3)今天是人们高度强调以自我为中心的时代,人们强调自己的情绪,说话沟通的方式差不多都是心理学的底色,情绪和心理学都是中立物本无好坏,但是人们却用这个厌弃真理。比如,你提到什么,都是我理解你,我体会你的感受,哪怕是罪恶之事。

人们围绕的都是自己。罪对人的败坏是彻底的,扭曲了人的一切所求所想,所言所行。说起来令人汗颜,这罪使人陷入了难以启齿的状况:我们心中不存半点仁义,连半点也没有。

基督徒也不例外,世上之城的罪恶在不断搅扰着我们,我们的罪性也在叫嚣着不听从上帝,只听从自己,不去向往上帝之城,而是甘心活在世上之城。保罗区普说:在许多基督徒的生命中,往往不想给基督留下位置,他们的信仰似乎不在基督本身,而是靠自己的能力去过属世的生活。

这话说的很扎心,但很实际。不信看看耶稣的门徒。马可福音九30-37记载,在耶稣告诉门徒们他将要受苦,受死之后,门徒们后来在干什么呢?是在想万一这些发生了如何发扬拉比的遗志?不是,门徒们在争论谁为大。耶稣以清晰而震撼的方式向门徒宣告祂快受死了,门徒不明白祂的意思,他们似乎不甚难过以至关心——反而关心另一件事,他们的小小罪恶王国里装的都是世上之城的败坏,容不下上帝的荣耀王国!

不信,你看看基督徒常常怎么说话的。我读经不好所以不读了,太忙了没办法去教会。我们总是在纵容自己的罪性,纵容自己的罪恶国度不断生长,爱自己,追求自己的荣耀,在世上之城中迷失。小心,不要变成罪恶的兽。

感谢主,人子来了。不是我们能救自己,而是人子要来救我们。基督不是要作世上的君王,他来要颠覆的是世上之城-罪恶国度。在今天的福音书经课里,彼拉多三次问:你是王吗?

约翰福音 18:36 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37 彼拉多就对他说:「这样,你是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

耶稣不是世上的王,他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来是要为真理作见证,为要将救恩带到这个世界。所以我们看到:约翰福音 1:14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

耶稣来到我们中间,他将救赎之光带过来。约翰福音 1:9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10 他在世界,世界也是借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11 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

耶稣是人子,他在世上极为谦卑的形象着重强调了他的目的不是要吓倒或压倒我们,而是靠着他的自我牺牲来拯救我们,将我们从罪恶之中赎买回来。在基督所能展示其荣耀的所有伟大方式中,他选择了这一条:通过他的苦难和死亡来救赎我们,使我们能够与他永远生活在一起!这一切本身就决定了恩典的本质。我们多么渴望看到祂的本来面目,完美地敬拜祂,祂最大的胜利就是为我们和拯救我们的十字架!

耶稣基督不同与世上的君王,他透过自己的牺牲,将我们从世上之城带到上帝之城,他的统治是爱,是舍弃自己的爱,有恩典有真理的爱。感谢主,我们拥有这样的君王,是爱我们,为我们牺牲的君王,将我们从罪恶国度带到恩典国度的君王。

正如歌罗西书 1: 12 又感谢父,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13 他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里;14 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

感谢主,有什么可说的呢?感谢他带我从世上之城到上帝之城。这让我常常想到《父爱我们是何等的深》这首赞美诗里的最后一段:

没有什么我能自夸,智慧能力全放下,只夸永活耶稣基督,并他为我钉十架。

何竟我能受主恩典?我哑口不能回答,深知主爱我爱到底,他受死付我赎价。

3.因召命在世生活,靠信心活在天上

感谢耶稣,我们不再生活在世上之城—罪恶的国度,而是迁到上帝之城–恩典的国度。那么问题来了,我们毕竟目前还是生活在看得见的世界,怎么在这里生活呢?

历史上有很多的基督徒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有很多的神学家也在回应思考这个。其中,上个世纪美国的神学家尼布尔系统梳理了这些,整理成了一本书《基督与文化》。这本书里提到了5种基督徒与文化,或者你也可以理解为基督徒与世界的关系。我把这个简为3个。

一种是顺应模式,基督徒要顺应这个世界,这很容易就让基督徒随波逐流,成了自由神学,世俗逐渐侵吞了信仰;一种是改变模式,世界的道德和文化被改变成基督教的,被基督教征服;还有一种是抽离,基督徒要远离罪恶的世界,自己打造自己的生态圈,比如美国的阿米什人就是典型的例子,可是这样的话怎么将福音传给别人呢?

我一度也被这个问题困扰,直到明白了十字架神学以及两个国度。其实,无论是教会征服文化,还是改造文化,或是要自己形成另一种文化,都要注意到,罪恶其实都在其中。没有人,包括基督徒可以活出完美的生活,上面一切的思路都是律法,而不是福音,是靠规条似乎要怎么去面对别人,改变别人,而忘记了人是全然败坏的,无法完成律法的要求,人想靠自己在这个世界建立国度,不过是荣耀神学,而不是十架神学。那么,基督徒如何面对这个世界呢?耶稣在约翰福音中说:

14 我已将你的道赐给他们。世界又恨他们;因为他们不属世界,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15 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16 他们不属世界,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17 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18 你怎样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样差他们到世上。19 我为他们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叫他们也因真理成圣。(约翰福音 17:14–19 )

耶稣说的是基督徒被差派到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而不属于这个世界,基督徒因真理成圣。马丁路德将这个发展为两个国度,属世的国度和属灵的国度,两个国度最终都是上帝是主宰,都在上帝的眷顾之下。上帝以权能管理属世的国度,以恩典管理属灵的国度。属世的国度在律法之下,属灵国度在福音之下。

属世国度中,人们工作生活,婚丧嫁娶,都在上帝的眷顾之下。属灵国度里,上帝透过恩典将人呼召,聚集在无形的教会里,领受福音。

作为基督徒,你在两个国度中生活,是两个国度的公民。在世界中,你是其中的一份子,履行自己的呼召,去爱上帝和邻舍,服侍他人;在教会里,你是属灵国度的一份子,被上帝白白的称义。在属世界的国度中,你积极完成召命。属灵的国度中,你被动领受上帝的恩典。

所以基督徒借着召命在世生活,借着信心在天生活。这个真理极大的释放了我,让我明白基督徒因为福音得了自由,那么我在这个世界自由地去爱上帝,爱人如己,虽然和世界一定有互动,但是我是超越这一切的,自由地去爱和服侍,做这两个国度的公民。

最近,两个姐妹问我打官司的事情。他们很纠结,都被骗了,不知道官司要不要打,很受情绪和自己认为的真理的辖制。我告诉她们,她们是属世国度的公民,按照法律履行其义务就好,不需纠结。当然,我们在这个世界生活,不只是按照法律,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世上生活,履行自己的呼召。呼召是什么呢?就是上帝在工作,家庭,社会,教会中给你的角色,忠心的去履行这些,用这些爱人如己。正如马丁路德所说:

敬畏上帝和真诚信仰的真正要点是:藉着信靠上帝,我们接受罪得赦免;祈祷;感恩;和忏悔;然后,向我们的邻舍实行我们召命的行为,就是统治、指示、教导、安慰、劝告、努力工作谋生。—马丁路德

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有人问:基督徒在这个世界必须要有好行为,要履行呼召吗?不是得救不需要好行为吗?马丁路德说得好:没错,上帝不需要你的好行为,但是,你的邻舍需要啊。

所以,感谢主,我们在这个世上的国度活着,履行我们的呼召,同时传福音,成为基督的大使,引人到属灵的永恒的国度之中。正如马丁路德所说:除了使世人知道上帝的福音并使许多人回转之外,我别无所求。

没错,正如世界的国家之间有大使馆,有时候大使馆会把难民接走,庇护到自己的国家之中。我们也是基督国度在这个世上的大使,使用福音,引更多的人到教会之中,属灵的国度之中,归属于基督的王国。

正如但以理书7:10,14节提到,在宝座前侍奉的有千千,万万,有各方、各国、各族的人。这是多么美好的画面,咱们教会的人一方面感恩,我们和千千万万世界各地的信徒同属于无形的教会,基督的国度,多么美好,一方面我们也感谢主去差派我们继续将福音传向各方各国各族的人,愿更多的人归主。

感谢主,这是我们在世界上的生活。借着召命在世生活,借着信心在天生活。是的,我们在世界,却不属于这里,我们盼望更美的家乡。正如希伯来书 13:14 我们在这里本没有常存的城,乃是寻求那将来的城。

那城就是天堂,我们期盼在那里,和千千万万的人环绕在宝座前,我们听到主 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示录1:8)而我们一直感谢他,颂赞他,因为基督为王,直到永永远远。阿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