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与孩子谈性 | 第八章 年轻人——将他们还给主(完结)

第8章 年轻人——将他们还给主

我作孩子的时候,话语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哥林多前书13:11)

成熟、智慧、信心——我们不是都希望年轻人后代拥有这些绝好的品质吗?一路走来,我们已经知道孩子是从上帝而来的礼物,给我们来照顾、直到他们长大成人。有时我们似乎挺擅长这任务;而另一些时候,我们知道我们是如何失败的。我们过去的目标,一直是要把他们养育成首先爱主、服侍他人的成年基督徒。我们曾经自信地期待:到了他们生命中的这一时刻,我们将看到结果,即果实,就是所有这些年我们一起劳力、学习、成长的果实。

与所期待的相反,我们现在可能灰心、失望。当孩子们坚持断言他们独立自主的时候,我们祈求耐心和主的指引,并质疑自己是不是曾经的好父母。

许多年轻人都经历了一段过渡期,在这个阶段凡是家里的所见所闻,他们似乎都一概拒绝。这是孩子切断与我们的情感纽带、独立开辟个人之路的年纪,这时他们常常活出我们不同意的价值观。在这个阶段,父母会问:“我犯了什么错?”随着岁月继续流逝,我们以这个问题折磨自己:“他们会掉头吗?”也许我们甚至开始把熟悉的圣经应许听成控告。

重要的是要记住,这个脱离阶段可能是某些孩子发展过程中必需的一步。这可能是对父母和孩子都很悲伤的一个阶段。父母看见投入到养育孩子上的所有年岁——孩子曾经是他们生活的核心、可能现在仍然是——不知这时还剩下什么?太经常发生的情况是,父母大为恐慌、企图拼命抓住不放。

这种做法可能会呈现出多种形式。例如一些父母完全拒绝让孩子离开去上大学。克里斯滕说:“我一心想去离家一百英里的学校上学,但爸妈说他们认为我最好住在家里、去上大专。他们以为他们骗谁呢?我知道是为什么。他们要是说实话,就得承认他们只是受不了看我离开家。本来我以为他们乐不得把我赶出家、自己呆着、换换口味。

“我想我要真是个好女儿,我就会想住在家里;但其实我讨厌被迫留下,我抓住一切机会走出家门。我只想要个自己呆着的机会。但是我一开始谈论这事,妈就头疼、走开去睡,爸看起来很心烦。然后我感到太内疚,就放弃了。我猜我得在这儿呆到三十五岁!”

这样的操控通常在父母一方是无意识的;我们都告诉自己说:“这是为他们自己好!”,而且我们能找到十几个理由来证明这一点。但在表象之下,我们其实是害怕孤独、担心变化,并且为即将逼近的生命新阶段的空虚感到心神不安。

当你对未来感到焦虑时,要紧紧抓住神的应许:祂与你同在、是你的避难所,“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祂顾念你们。”(彼得前书5:7)。祂永远也不会离开你和你的孩子,也不会抛弃你们。

掌管他们自身生活的权力

“我们不拥有孩子”——再次这样提醒我们自己,是明智的。他们是有自身权力的人,这包括为自己做决定并解决问题的义务和特权。(然而,如果我们注意到某些行动——我们知道这些行动有违上帝的旨意,那么作为一个关心他人的基督徒,我们就有责任要向对方指出来。)

我们接纳、尊重成年子女时,和他们的交往才会是最有效、也最和谐的。我们可以仍然作为父母而被重视,仍然倾听并偶尔提供忠告,却是作为成年人来与成年人讲话。我们的积极活跃的育儿期已经结束了。未来的塑造多半来自于神,间或也将来自于痛苦的生活经历。

他们同居了!

年轻人虽然很少做出愚蠢的生活选择,其父母仍会意识到等待他们的痛苦。对大多数父母来说,未婚同居因其涉及的身体、情感和属灵上的风险,就落入这一类别。孩子接受世界的价值体系,对基督徒父母来说尤为悲痛。

安妮特说:“当考利搬去和乔斯一起住时,我就是没法接受。我知道、她也知道,神的话反对婚外性行为。里克和我一直婚姻幸福,一直告诉我们的孩子们:没有比幸福的婚姻更好的了、它值得等待。我们本以为他们同意我们的观点。然后考利动身去上学了,我们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她和乔斯同居了。

“事情发生已经好几个月了,我仍然半夜躺在那里,思想我作为母亲的一切失败。似乎我的一切想法都始于‘要是……该有多好!’我无法把这想法赶出自己的头脑。我只知道她正毁了她的生活!这段感情破裂后,她如何收拾残局?她怀孕了怎么办?里克和我从没想过我们的某个孩子会活在罪里,我们处理得不怎么样。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大多数人都会有许多相同的感触。尽管局势本身就令我们烦恼,但那种公然性、即事实上看来这些情侣几乎是在炫耀他们的关系,这甚至更让我们烦恼。

我们事后反复回想这个进退两难的局势,想知道最好采取哪种行动。最终我们实际上别无选择、只能接受这一事实,即这些年轻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像我们一样,他们必须忍受自然的后果。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保持沉默。相反,作为成年基督徒,我们将在爱里讲真理。我们会坦诚地说出我们的感受,因为如果我们试图掩盖、假装没有这些感受,孩子如此了解我们,不管怎样他们都会感觉到。

另一方面,不断唠叨我们的反对意见只会适得其反。因为如果我们摆出条件、强迫孩子在我们和“同居”之间做出选择,我们可能会立起一道持续数年的墙。无论我们喜欢与否,事实是我们无法强迫成年子女采纳我们的基督教价值观。但是我们可以继续为他或她祷告,并继续表现出我们的爱和关心,做好准备在孩子寻求时给予帮助和忠告。 “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得前书4:8)。回想耶稣如何对一个性不洁的女人表示了她不配得的怜悯(约翰福音8:1-11)。耶稣告诉她不要再犯罪了、满有恩典地饶恕了她,没有表示定她的罪。

我们也要为自己作父母的失败而转向神在基督里的饶恕。我们所有人当然都会犯错,要是有从头再来的机会,我们一定会比第一次有智慧多了。但是没有第二次了。我们以那时的智慧和成熟度尽力而为了。我们或孩子们去多想我们本该做什么,是没什么用处的。相反,我们可以安息在我们满有恩典的神的应许上,就是:祂甚至使用我们愚蠢的错误和疏漏成就善事(罗马书8:28)。

然后他们结婚了……

但是我们可能还没做好放弃控制孩子、让他们像成年人一样行使职责的准备——成年人的主要责任必须放在婚姻上。例如黛比觉得她有权不通知就走进儿子的家。 她说:“为什么不行?马克还是我的孩子!为什么我得先打电话?我有钥匙,为啥还得敲门?我又不是陌生人。我是家里人!”

但是她儿媳妇可不这么看。勒妮说:“我们永远不知道那扇门什么时候会打开。这是我们的家,但我们没有隐私。而且她希望我们每个星期天下午都在她家度过。我知道她本意是好的,但我们有自己的日子要过。

“她还问最私密的问题,打听我们的‘调整’、还问我们‘有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当然知道她的意思,但是我可不打算和她讨论我们的性生活。好家伙,我们真感到要生孩子的压力!”

任何夫妇都不该觉得有义务为父母提供外孙。重要的是要记住,上帝将孩子这一礼物赐予丈夫和妻子。我们可能梦想成为祖父母,甚至感到没有孩子的婚姻算不上婚姻,但我们会耐心等待,然后为神选来送给成年已婚孩子的礼物而喜乐。

如果上帝赐予他们一个孩子,我们愿意尊重我们孩子作为父母的权利。上帝把照顾他们的孩子的事托付给他们。作为祖父母,即使我们继续在祷告中记念我们的孩子,我们也继续相信上帝引领并指导他们。

这是他们的决定

简言之,无论是与已婚或未婚的成年子女打交道,整个主题可以概括为七个字:这是他们的决定。很难接受,不是吗?但这正是我们年轻时希望自己能得到的——过自己的日子、做自己的选择、被当作成年人来尊重的自由。

我们与成年子女的关系是脆弱的,就像手握一只小鸟。如果我们握得太紧,就会压碎它。但是如果我们以尊重对待成年子女、并尊重他们的独立性,他们就将学会为自己的家庭负责。我们可以继续享受观看他们学习、知识不断增长的乐趣,正如我们从他们出生那一刻起就享受的一样。

当然,这一定会是所有育儿岁月的最好回报!我们通过教孩子们基督教信仰、并作出悔改和饶恕的基督徒生活的榜样,给他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现在我们观看他们自己展翅上腾。

上帝早已这样计划。

正如祂造第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时所说的:“这甚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