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经 |使徒行传 24:1-21 保罗护教

今天我们继续来学习使徒行传24章1-21节的内容,在前面的经文里,我们看到使徒保罗在犹太公会面前受审,他很勇敢也很有智慧,利用死人复活的话题引起了犹太公会内部的争论,让罗马政府的千夫长认为保罗与犹太人之间的矛盾,只是犹太教内部的争论,并没有触犯罗马的法律。因此保罗虽然被囚,但他不是罪犯,受到了罗马政府的保护。在保罗被囚感到无助的时候,主耶稣再次安慰保罗,他要让保罗安全的去罗马传福音。耶稣在背后保护保罗的安全,他藉着保罗的外甥,以及罗马的千夫长等人,破坏了犹太人杀害保罗的阴谋,安全的把保罗护送到凯撒利亚,由巡抚腓力斯来审判犹太人控告保罗的案子。在今天的经文里,保罗在腓力斯面前受到犹太公会的人的控告,面对他们的不实言论,保罗为自己辩护,同时也再次在众人面前为耶稣的复活作见证。我们先来看一下今天经文的1-4节:

1过了五天,大祭司亚拿尼亚同几个长老和一个辩士帖土罗下来,向巡抚控告保罗。2保罗被提了来,帖土罗就告他说:3“腓力斯大人,我们因你得以大享太平,并且这一国的弊病,因着你的先见得以更正了,我们随时随地满心感谢不尽。4惟恐多说,你嫌烦絮,只求你宽容听我们说几句话。

保罗被押送到犹太巡抚腓力斯这里五天之后,犹太公会也派人来到凯撒利亚,他们急着要处理保罗的问题;他们聘请了一位名叫帖土罗的辩士,也就是发言人或者律师;因为他精通罗马的法律也很有口才,所以由他在巡抚面前控告保罗。和帖土罗一同来的还有犹太公会的大祭司和几个长老,这些犹太领袖亲自前来,也是为了迫使巡抚腓力斯正视他们的控诉。

腓力斯开始审理这个案子,他差人传唤保罗从他所住的地方前来上庭受审;然后帖土罗就正式的提出控告,他首先表示了对于腓力斯的尊重,称呼他为大人,随后就开始歌颂腓力斯的政绩,说他为本地带来了太平盛世;帖土罗这么说,一方面是为了阿谀奉承腓力斯,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引出保罗的一个罪状,也就是他到处惹是生非、扰乱和平。所以帖土罗的言下之意,就是请腓力斯要继续的维持国中的太平,要消除保罗这个到处制造不平事件的叛乱分子。帖土罗还进一步夸赞腓力斯的雄才伟略,在他的安排之下,国中出现了很多变革和改善的地方,因此全国各地的犹太人都满心感谢他。帖土罗试图先通过说奉承话,与腓力斯建立良好关系,以便于让他的控诉容易被接受。

当时的审讯可能有时间上的控制,因此帖土罗说自己不想拖延时间,所以他要求腓力斯仁慈的听他说一些言简意赅的控诉之词。

5我们看这个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动普天下众犹太人生乱的,又是拿撒勒教党里的一个头目,6连圣殿他也想要污秽,我们把他捉住了。(有古卷在此有“要按我们的律法审问,7不料,千夫长吕西亚前来,甚是强横,从我们手中把他夺去,吩咐告他的人到你这里来。”)8你自己究问他,就可以知道我们告他的一切事了。”9众犹太人也随着告他说:“事情诚然是这样。”

随后帖土罗开始诉说保罗的罪状,他说保罗的破坏力像是瘟疫一样,到处去传染人,他在罗马帝国的犹太人群体中多次引发暴乱。当时的罗马皇帝是尼禄,如果罪名属实的话,保罗会被处死。帖土罗更说明,保罗是“拿撒勒教党里的一个头目”,拿撒勒教党也就是跟随拿撒勒人耶稣的人,这里含有贬义暗指是一个异端,而保罗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首领,帖土罗是在提醒腓力斯,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个富有煽动性的异端首领,千万不要轻易放过他。

帖土罗又指控保罗亵渎圣殿,也就是前面21章里所描述的犹太人污蔑保罗领着外邦人进了圣殿,后来犹太公会把他拿下。在某些圣经抄本里,还有第7节的内容,千夫长从犹太公会那里将保罗带走,送到腓力斯这里来,犹太公会的人认为这种做法很无理。

帖土罗在控诉的最后说,如果腓力斯亲自对保罗进行审问,他就能够知道他们控告保罗的事都是事实。在场的犹太人也异口同声的支持帖土罗对保罗的控诉,说这些控诉肯定是真的。路加很可能就在审讯现场,他描述了当时犹太人的反应,这场景不禁使人想起主耶稣受审时,那些犹太人也是异口同声的要求钉耶稣十字架。

10巡抚点头叫保罗说话。他就说:“我知道你在这国里断事多年,所以我乐意为自己分诉。11你查问就可以知道,从我上耶路撒冷礼拜到今日,不过有十二天。12他们并没有看见我在殿里,或是在会堂里,或是在城里,和人辩论,耸动众人。13他们现在所告我的事并不能对你证实了。14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认,就是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侍奉我祖宗的 神,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书上一切所记载的,15并且靠着 神,盼望死人,无论善恶,都要复活,就是他们自己也有这个盼望。16我因此自己勉励,对 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

原告帖土罗已经说完了控词,现在应该由被告为自己辩护了,腓力斯示意保罗开始。一开始保罗也是表达了对于腓力斯的尊重,但是他的言辞并不像帖土罗那样夸张;腓力斯已经当巡抚很长时间,所以保罗说他作为审判官已有多年时间,这是实话实说。保罗认为腓力斯有着丰富的审理案件的经验,一定能辨明是非对错,所以他也乐意在他面前为自己辩护。

保罗首先是回应帖土罗在第5节里对他的指控,说他煽动犹太群众引起骚乱,扰乱和平;保罗回应说自己在耶路撒冷只停留了还不到十二天,这么短的时间他根本不可能制造任何骚乱;而且他去耶路撒冷是要去敬拜神,完全没有任何要制造骚乱的动机。在12和13节里,保罗又指出,自己在耶路撒冷所到过的每一个公共场所,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有目共睹的,没有人看到他有聚众与人辩论或是煽动群众的事;而现场的这些原告,都不是目击证人,他们并没有证据,只是道听途说虚报案情来攻击他。

在否认了犹太人对他的指控之后,保罗也做出了一个承认,虽然犹太人指控他是拿撒勒教党的人,说他的基督信仰是异端,但是保罗还有其他那些信奉拿撒勒人耶稣的人,同样也是敬拜犹太人的神,相信犹太人的旧约圣经,也就是律法书和先知书;保罗在这里是要强调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共同之处。

保罗继续解释他所信的这道的特点,“并且靠着 神,盼望死人,无论善恶,都要复活,就是他们自己也有这个盼望”,保罗和那些犹太人有一个期望,就是一个普世性的死人复活,无论是义人还是不义的人,都会复活;这个盼望早已记录在旧约圣经里,比如但以理书12章2节,“睡在尘埃中的,必有多人复醒,其中有得永生的,有受羞辱、永远被憎恶的”;保罗再次提到死人复活,他想把话题引向神使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的真理,因为这个真理是基督教福音信息的核心。同时保罗提到义人和不义的人都要复活,也是呼唤所有那些听到这信息的人来认罪悔改、相信耶稣,因为当末日来临、死人复活的时候,义人要得永生,不义的人要受羞辱被憎恶。而这个信息对保罗自己也是提醒,他知道故意犯罪会损害自己的信心甚至失去信心,因此他也是努力保持一颗清洁的良心,努力的去避免犯罪而得罪神和人。

17过了几年,我带着周济本国的捐项和供献的物上去。18正献的时候,他们看见我在殿里已经洁净了,并没有聚众,也没有吵嚷,惟有几个从亚细亚来的犹太人。19他们若有告我的事,就应当到你面前来告我。20即或不然,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会前有妄为的地方,他们自己也可以说明。21纵然有,也不过一句话,就是我站在他们中间大声说:‘我今日在你们面前受审,是为死人复活的道理。’”

然后保罗开始回应帖土罗指控他污秽圣殿的事,当保罗完成第三次宣教旅程时,携带着从外邦各地教会筹集的款项上耶路撒冷去,这也是路加在使徒行传里唯一一次提及保罗募集款项帮助耶路撒冷教会信徒的事;保罗为自己辩护说,他来耶路撒冷是因为帮助自己同胞的需要,并不是要去得罪犹太人,而且他带着供物去圣殿献祭,怎么会故意亵渎圣殿呢?而且当他在圣殿里施行洁净礼仪的时候,他是独自一个人没有引发任何骚乱,这也是那些犹太人亲眼看到的。保罗进一步指出,那些犹太人是从亚细亚来的,如果要控告的话,应当是他们站在腓力斯面前提出控诉;可是现在却是这些没有目击证据的犹太公会的人来控告他,这是不合情理的。

即使是这些犹太公会的人来控诉他,他们所控诉的也就是一些信仰的事;保罗指出这些事就是前面他在犹太公会前受审时所坚持的死人复活的道理,而这件事曾经引起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激烈争论。保罗的意思是,这些完全是信仰上的争论,并没有触犯罗马的法律,因此对他的指控都是没有根据的。

在今天的经文里,我们看到保罗面对犹太人的对基督信仰的攻击做出了有力的辩护,这或许也是最早的护教言论。如今我们仍然需要这样的护教言论,后现代主义时代很多人会攻击基督徒在同性恋、安乐死和堕胎等问题的上圣经立场,有些国家的基督徒甚至因为这些立场而受迫害。当教会面对这样的挑战时,我们也需要做好准备,愿意像保罗那样做出强有力的回应,用圣经话语为我们的观点进行辩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