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经 |使徒行传 24:22-27 腓力斯漠视保罗的信息

今天我们继续来学习使徒行传24章22-27节的内容,在前面的经文里我们看到使徒保罗在犹太巡抚腓力斯面前受审,犹太公会的人对保罗提出了很多指控,说他煽动群众引发骚乱,破坏当地的和平,触犯了罗马的法律;还说他污秽圣殿,破坏了犹太人的律法;面对这些不实的控告,保罗蛮有智慧的为自己辩护,在圣灵的帮助下,他反驳那些犹太人的指控是没有证据的,而且向腓力斯说明那些犹太公会的人和他之间只是宗教信仰上的争论,并没有触犯罗马的法律,保罗还借此机会在腓力斯面前为耶稣基督的复活作见证。我们看到主耶稣还在世上的时候对门徒的应许实现了,“人带你们到会堂并官府和有权柄的人面前,不要思虑怎么分诉,说什么话;因为正在那时候,圣灵要指教你们当说的话。”在今天的经文里,我们看到巡抚腓力斯虽然听到了保罗的辩护,他也知道保罗是无罪的,但他为了讨好犹太人,并没有施行公义的判决,他甚至想通过这件事向保罗索取贿赂;更糟糕的是,保罗被囚期间曾多次向他传讲神的话语,可是他的心却一直刚硬,他只在乎保罗是否会向他行贿给他钱财,而不在乎保罗给他的拯救生命的福音信息。我们先来看一下今天经文的22-23节:

22腓力斯本是详细晓得这道,就支吾他们说:“且等千夫长吕西亚下来,我要审断你们的事。”23于是吩咐百夫长看守保罗,并且宽待他,也不拦阻他的亲友来供给他。

在前面1-21节的经文里,我们看到帖土罗先说了自己的控诉之词,随后保罗对那些控诉一一回应,控辩双方已经总结陈词完毕,现在应当是审判官腓力斯根据双方提出的论据,对案件进行裁决的时候了。22节这里说腓力斯本是详细晓得这道,意思是腓力斯清楚的知道保罗在前面第十四节里所说的那“道”是什么意思;因为腓力斯的妻子是犹太人,所以腓力斯可能是从她口中听说过基督教的信仰。虽然腓力斯知道保罗所传的耶稣基督福音信息的内容,他也知道保罗是无辜的应当立刻释放,可是他又不想得罪在场的大祭司和犹太公会的人,所以腓力斯的判决是“支吾他们”,也就是拖延时间,将案件押后审理。他给出的理由是,“且等千夫长吕西亚下来,我要审断你们的事”,腓力斯用千夫长作为拖延的理由,说要等他来再详细的查问这件事。这完全是一个借口,因为千夫长在之前给腓力斯的信中,已经说明保罗是没有罪的,即便是千夫长来了,案件也不会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而且实际上,千夫长后来也从来没有出现在保罗的审讯中,所以腓力斯说等千夫长吕西亚下来,只是找了一个借口来结束这场审讯。

宣判之后,腓力斯让百夫长来看守保罗,他可能回到了先前他所居住的希律的衙门;因此腓力斯可以随时探访保罗,或是传唤他前来进行私人的会谈,在下面的经文里我们看到腓力斯在保罗被囚期间经常和他谈话。“宽待”是释放、放松的意思,也就是说保罗虽然被人看管,但是享有某种程度的自由;而且保罗的亲友也可以自由的来探访保罗,在物质上对保罗提供帮助,比如衣服被褥等物品。或许在没有审讯之前,保罗的亲友是不能来探望他的,但如今经过审讯,腓力斯已经知道保罗没有触犯罗马的法律,所以不能把他看做是囚犯,所以允许包括路加在内的亲友来探望和服事保罗。腓力斯这样做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保罗是罗马人,这是他应有的权利;另一方面腓力斯期望保罗用钱财贿赂他,而保罗的亲友可以为保罗提供钱财。

24过了几天,腓力斯和他夫人、犹太的女子土西拉一同来到,就叫了保罗来,听他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25保罗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腓力斯甚觉恐惧,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26腓力斯又指望保罗送他银钱,所以屡次叫他来,和他谈论。

审讯完之后,过了一些日子腓力斯和他的妻子邀请保罗去他们那里;腓力斯的妻子是一位犹太人,名叫土西拉,她是腓力斯的第三位妻子,年龄约有十九岁;土西拉出生于罗马城,她的父亲是希律亚基帕一世,当土西拉六岁的时候,就被许配给安提阿古王的儿子以比反尼,后来因为以比反尼不愿意施行犹太人的割礼,婚约就被取消了。土西拉十四岁的时候,又嫁给了叙利亚分封的王阿西舒斯;后来她又离开了阿西舒斯下嫁给了腓力斯;土西拉是犹太人,她和外邦人通婚的做法,也是违反了犹太人的律法。或许土西拉对于基督教有兴趣,她要求腓力斯派人召唤保罗前来,想听他讲一些关于信靠耶稣基督的信息;或许土西拉也很想知道,犹太人所盼望的那位弥赛亚,是否真的就是拿撒勒人耶稣。腓力斯本人对于基督教信仰可能并不是很感兴趣,他召见保罗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为了迁就一下妻子土西拉的要求,另一方面他也希望能从保罗身上获得好处,希望保罗可以向他行贿。

既然腓力斯和土西拉好像是对基督教信仰有兴趣,愿意仔细听保罗的指导,保罗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于是保罗向他们“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保罗在这里讲了三个主题,第一个是“公义”,这是一个保罗在书信经文里经常使用的词,光在罗马书里就出现了三十三次;公义这个词有好几个意思,保罗经常强调的是耶稣基督的公义,他的无罪、圣洁的状态,耶稣的公义藉着他的死和复活被赐给罪人,罪人藉着信心被算为公义的。在这里保罗所说的公义,主要指的是义行,也即是公义道德的行为,保罗或许是向腓力斯指出,他作为黎民百姓的父母官,理应公平的审理案件,伸张正义。第二个主题是“节制”,也就是自制力,指的是人在欲望方面比如食欲、性欲、甚至是和人说话方面,都应该有的自制力。保罗的这个关于节制的教导,或许让腓力斯和土西拉感到不安和羞愧,因为他们在婚姻和欲望上并不圣洁,明显是缺乏自制力。第三个主题是“将来的审判”,腓力斯作为审判官,他将来有一天也要在神的面前接受审判,义人要往永生里去,不义的人要往永刑里去。

保罗所宣讲的律法让腓力斯感到害怕,他没有公义的行为、没有节制,因为这些罪他要受到永恒的审判。听到这些严厉的律法之后,本来腓力斯应当到耶稣的福音信息里寻找赦免的安慰,因为腓力斯详细的知道基督教信仰的内容,连保罗这曾经迫害基督徒的罪人,当他求告耶稣的名受洗,他的罪就洗去了。

可是腓力斯在不安之后,不愿再听保罗说下去了,他终止了这次谈话,让保罗先回去,等他有空了再召见他,于是保罗回到希律的衙门里,继续受百夫长的看守。

在腓力斯的眼里,从保罗那里聆听律法和福音的信息,并获得天上永恒的财宝,远没有他从保罗那里收取贿赂获得地上的钱财来得重要。腓力斯贪婪的本性再次暴露出来,保罗之前对他所说的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他对这些律法的警告一开始还害怕了一下,后来就完全无动于衷了,仍然我行我素。

腓力斯知道保罗携带着帮助耶路撒冷教会的款项,他希望保罗可以用这些钱来贿赂他,然后才考虑释放他,所以腓力斯经常找保罗来谈话;但是保罗并没有这样做,他知道腓力斯的用意,但是保罗早已把自己的未来放在主耶稣的手里,他不愿通过这种不合法的手段换取自由。

27过了两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讨犹太人的喜欢,就留保罗在监里。

保罗就这样被囚禁了两年时间,两年过后腓力斯离任,波求非斯都出任犹太巡抚。腓力斯在离任之前,并没有处理保罗的案件,腓力斯没有从保罗身上获得钱财,于是便将保罗当做政治筹码;因为腓力斯回到罗马之后,他可能会面临犹太人的指控,说他任犹太巡抚期间无能和玩忽职守,所以为了取悦犹太人,腓力斯仍然让保罗处于囚禁之中。

在今天的经文里,我们看到保罗在被囚期间,曾多次向腓力斯传道,不仅有指出腓力斯犯罪的严厉的律法,也有耶稣基督罪得赦免的福音;可是腓力斯却漠视这些信息,他说等方便的时候在听这些吧,可是事实证明他很少有方便的时候,而且即使有方便的时候,他的心思也不在神的话语上,而是在钱财上。这对我们今天的人也是一个提醒,无论是信徒还是非信徒,当我们听到神藉着弟兄姐妹的邀请,来聚会、来参加小组,来聆听他的话语时,最方便的时机就是当下的时机,不要拖延,因为一拖延我们可能就会对神的话语越来越漠视,越来越只是关注我们眼前的事,而忘了还有末世的审判,忘记了耶稣已经把他的公义赐给我们,使我们可以在末日的法庭上被称为义。我们聆听神律法和福音的方便时机,永远在此刻,永远在今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