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经 | 约伯记 2章7-10节 愚顽的妇人

讲解音频:

YouTube视频:

7 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8 约伯就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9 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 神,死了吧!」10 约伯却对她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 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

在第二次与上帝相遇后,撒旦开始了他的旅程。圣经告诉我们,撒旦“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他用从脚底到头顶的剧痛折磨约伯。我们不能确定这个毒疮到底是什么病。这似乎是一些严重的皮肤病,爆发成类似溃烂、疖子或产生脓泡之类的问题。

约伯的疾病症状是比较明显的,是一种全身的溃烂流脓,使他全身长疮(伯7:5),伴随着剧烈和持续的疼痛和瘙痒(伯2:8,30:17),甚至模样改变(伯2:12),高烧伴随风寒(伯21:16,30:30),皮肤变黑枯干(伯30:30),腹泻(伯30:27),口臭(伯19:17)。有注释书认为,约伯的病是一种极端形式的麻风病,称为象皮病。阿尔伯特·巴恩斯(Albert Barnes)在他对约伯的两卷详细评论中表达了这一观点:“这种疾病的名称来源于[希腊语]大象埃列法斯,由于它产生的肿胀,导致四肢与该动物相似;或者因为它使皮肤像大象一样粗糙、颜色深……”(巴恩斯关于旧约和新约的注释,约伯,第1卷,第116页)。这或许符合约伯的情况,正如书中所描述的那样,约伯的反应是,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以减轻自己的剧痛和瘙痒。

这些话还暗示着约伯离开了他的家,来到了一个荒凉地方。这一章的结尾部分(2:12,13)表明,在他糟糕的身体状况下,约伯把自己与其他人隔离开来,他的外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至于人们几乎认不出他来。

我们常常把攻击局限于约伯身体所遭遇的艰难,其实,并非仅仅如此。当身体出现严重疾病的时候,人的身体感受会非常痛苦,这样的痛苦会直接影响到人的情绪,挑战人的耐受力。

有人对此这样描述:“约伯所遭受的苦难从外而内,首先是他的财产和孩子失去了,然后,他的身体受到攻击,出现了难以忍受的疾病,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其艰难程度在他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里看到,显然,身体的软弱会带来情绪上的软弱,也会带来灵里的软弱,这是一个从外而内的过程。约伯已经遭遇了一次比一次严重的打击,用外人的眼光看来,什么都没了,甚至痛苦的疾病都在折磨他,生不如死。

现在,约伯的妻子出场了,这是她在书中第一次被提到。这本书中还有两处提到她。在约伯记19:17中,谈到自己令人厌恶的身体状况时候,约伯说,“我口的气味,我妻子厌恶”;在约伯记31:9,10中,约伯抗议指控他的清白,并以誓言的形式说:我若受迷惑,向妇人起淫念,在邻舍的门外蹲伏,就愿我的妻子给别人推磨,别人也与她同室。

《约伯记》虽然很少提到约伯的妻子;我们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她对约伯说的话直截了当:“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 神,死了吧!

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与上帝先前使用的词一样,纯正תֻמָּתוֹ֔ (伯2:3),这本来是上帝对约伯的评价,认为他信仰虔诚,敬畏真神。这也是本书核心的话题,约伯的伟大不是他多么有钱,家庭多么幸福,而是其纯正。而这丈夫最伟大的特质不被妻子珍惜,反倒她觉得,你还坚守信仰干什么呢。意思是:信仰虔诚有什么用?你日子都这样了?!

紧接着她继续说:你弃掉 神,死了吧!这对约伯的信仰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她的意思是放弃信仰,终结你的生命吧。这无疑是巨大的罪恶信息在里面。

为什么她会这么说呢?一些注释书解释说,这些话是在极度悲伤和焦虑中说出来的。毕竟,她也失去了孩子和财产,现在她看到她的丈夫,她在人间最后的支柱,显然健康被夺走了。这么说合情,但是似乎更多是从心理学,从情绪上来看待这个问题,没有从更深入的属灵角度来看。大多数人会负面地评论她,引用一些早期教父的说法,比如奥古斯丁说她是魔鬼的助手,屈梭多模说她是魔鬼最好的鞭子,他们认为撒旦并没有杀死约伯的妻子,是因为他发现她对折磨约伯更有用,借用她的言语让约伯崩溃,不再敬畏上帝。

从她的话中,我们看到,约伯的妻子当时对约伯来说更多的是一种羁绊而不是帮助。在他深深的痛苦中,约伯需要他的妻子的理解、鼓励和支持。相反,她责骂他,并告诉他要去做一些非常罪恶的事:离弃上帝并去死。她的话反映出了罪恶和没有信心吗?或者她是对他们的巨大不幸如此的心烦意乱,她脱口而出这些话却没有充分的思考?我们不必评判她的心,因为只有上帝才能做到这一点。

然而,我们从她妻子的言语中,我们会发现这背后撒旦的攻击。在撒旦发起的第一轮攻击中,约伯的孩子失去了,但他的妻子幸免于难,这位本该成为帮助者的却成为了撒旦使用的工具,她发出诱惑的信息,这个信息直接攻击约伯的内心,攻击他的信仰,这是极具杀伤力的。”

确实,我们绝对不能轻视约伯妻子的话,约伯此时已经面临身体和情绪,以至于灵里的挑战,他妻子又给出诱惑的信息,激荡他的罪性,诱惑他离弃神,诱惑他死去——抛弃信仰+自杀死亡。我们几乎可以听到这样的声音:“有什么必要继续跟随他呢?真的还不如咒诅他,然后离开这个世界。”在我们的信仰生活中,这样的诱惑实在是常常出现的,尤其是当我们遇到了极大困难的时候。这引诱人怀疑神的爱,攻击的是我们信仰的基础,对此,我们真的不能小瞧和轻视。

约伯既没有勃然大怒,用罪恶的咆哮来回击,也没有对老婆说的话不言不语,默默地接受一切。他温柔地斥责她。痛苦如此之深的他必须成为坚强的人,他向他的妻子表明她错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对她的回答非常温和:“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 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

在希伯来语中“愚顽”一词נָבָל是形容愚蠢的非常强烈的用法,代表非常虚空,没有任何价值,没有上帝,丢弃上帝的道路。这个词在诗篇14:1中广为人知:愚顽人心里说:没有 神。人的愚蠢至极是因为不认识神,不敬畏神,这也是为什么在箴言书9:10中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

约伯的话是严肃的,他指出妻子的背离上帝—愚顽。目的是让妻子能将约伯的指责铭记在心,真诚地悔改,敬畏耶和华。

约伯还提到:难道我们从 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 这里的福(טונ)和祸 (רע)用的都是最简单的希伯来语词,分别是好的,恶的意思。这和约伯之前所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意思一致,无论如何,我们都是管家,上帝在这背后都有美善的旨意。

在他对妻子的言辞中,约伯是一个令人敬佩的好丈夫的榜样,正如他在第一章中的言行证明他是一个好父亲。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敬畏上帝的人的典范,他从上帝那里接受麻烦和祝福,上帝既能给予也能带走。

神圣的作者在这一节结束时说:“在这一切中,约伯并没有因为他所说的而犯罪。”约伯所说的是正确的,值得称赞的。约伯对上帝仁慈的信心再次没有动摇,撒旦的第二次诱惑也被挫败了。

这段经文从律法的角度来看,在苦难中,我们的反应像约伯还是他妻子?我们常常把自己代入约伯的角色吗?觉得自己无辜,别人在自己患难时候还对自己这么不理解且凶恶吗?还是我们把自己代入妻子的角色,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悖逆呢?其实,我们的罪性让我们常常像约伯妻子一样表现,魔鬼借着我们的罪性,让我们在患难时候信仰奔溃,非常的愚顽,远离上帝,或者是借着自己的罪性,去攻击别人的信仰,激荡别人的罪性,让人远离上帝,多么可怕;或者,如果我们把自己看做约伯的话,常常面对别人的罪恶言语,是不是一言不发,默默容忍罪恶,还是罪恶的回击呢? 我们同情约伯,却常常罪恶得像他妻子,我们也没有像约伯一样用爱心说诚实话,在信仰中继续去敬畏上帝。

主啊,怜悯我们,我们是可怜的罪人。我们看到主耶稣没有这样做。他斥责罪恶,他也说:主啊,怜悯他们,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他更是为罪恶走向十字架。为我们的绝望,崩溃,远离上帝,激动别人远离上帝的罪恶走向十字架,胜过了一切的罪恶,饶恕一切的罪恶。耶稣是得胜的主!

所以,在患难中,当面对罪恶的言语,崩溃的情绪,无论是别人还是自己的,我们转向基督,承认自己的罪,领受恩主的赦免。用慈爱的话语,坚定的真理对待别人。正如路德所说:在我们里头的旧人,被日日的痛心悔改、淹没而死,并且日日复生,显出一个新人,永远在公义清洁里活在上帝面前。

正如我喜欢的法国画家乔治·德·拉·图尔Georges de La Tour的画《约伯和他的妻子》,虽然这幅画的主题作者可能是约伯被妻子嘲笑,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第一次看这幅画,看到的却是他们在患难时的惺惺相惜。不论这幅画如何,我们都祷告靠着主的爱,在患难时,我们都可以与他人惺惺相惜,继续携手,一同敬畏神,同走之后人生的旅程。阿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