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经 | 约伯记 第9章 人在神面前怎能成为义呢

讲解音频:

YouTube视频:

约伯记第9和10章是约伯在第一轮与三友的对话中,在第二个朋友比勒达发言之后说的。比勒达之前提到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人间智慧,认为约伯之所以有如此遭遇是罪有应得,是你不够好—你不够义。而约伯在这里的回应在第9章带入了一个在法庭中辩护的场景,为自己辩护—我不是那样不义,但约伯说的对象不是比勒达,而是在上帝面前谈论自己,他的辩护更多的是痛苦和几乎绝望。

      1       约伯回答说:

      2       我真知道是这样;

             但人在 神面前怎能成为义呢?

      3       若愿意与他争辩,

             千中之一也不能回答。

      4       他心里有智慧,且大有能力。

             谁向 神刚硬而得亨通呢?

约伯在回答比勒达的话时,首先承认上帝是公义的。然而,在这个时候,约伯深切关注的是,“但人在 神面前怎能成为义呢?”约伯失去了他的大部分财产和所有的孩子,并且遭受了如此剧烈的痛苦,以至于他几乎疯了。他的问题是,为什么?他做了什么才配得到这个?他可能犯了朋友们暗示的特别重大的罪吗?当然,他不知道撒旦早些时候与上帝打赌的事。

约伯希望有机会与神会面,与神讨论他的问题。在这些诗句中,他使用法庭语言。他想在上帝面前陈述自己的情况,并为上帝对他的任何指控辩护。

约伯意识到他在与上帝的较量中没有成功的机会。后来,当上帝面对约伯时,他挑战约伯回答他(38:3;40:2,7),约伯谦卑地承认失败(40:4,5)。即使是现在,约伯也意识到上帝在智慧和能力上比任何人都高人一等。他宣称:“他心里有智慧,且大有能力。

上帝是如此的聪明和强大,以至于没有人能抵抗他。在接下来的几节中,约伯给出了许多这样的例子。

      5       他发怒,把山翻倒挪移,

            山并不知觉。

      6       他使地震动,离其本位,

            地的柱子就摇撼。

      7       他吩咐日头不出来,就不出来,

            又封闭众星。

      8       他独自铺张苍天,

            步行在海浪之上。

      9       他造北斗、参星、昴星,

            并南方的密宫;

      10       他行大事,不可测度,

            行奇事,不可胜数。

      11       他从我旁边经过,我却不看见;

            他在我面前行走,我倒不知觉。

      12       他夺取,谁能阻挡?

            谁敢问他:你做什么?

      13       神必不收回他的怒气;

            扶助拉哈伯的,屈身在他以下。

这些话让我们想起《旧约》中的许多诗篇,包括诗篇46、104和147以及以赛亚书40:12-31。在这些经文中,约伯描绘了上帝在他所创造的宇宙中的伟大。

上帝创造了群山。他还可以在他们身上造成巨大的动荡。如果他愿意,他甚至可以移动它们。他通过火山、地震、龙卷风和飓风等自然界的破坏性力量来展现自己的力量。在某些情况下,这样的灾难已经使景观发生了永久性的变化,比如他从天上降下了火,摧毁了所多玛和蛾摩拉。

是上帝,而不是进化的盲目力量,创造了这个奇妙的宇宙,这个宇宙如此之大,以至于一想到它就让我们的想象力大吃一惊。与一些遥远的恒星相比,太阳非常小,而地球只是一个斑点。然而,上帝如此重视这个地球,以至于他选择了它作为他最看得见的生物,人类的住所。耶稣也是在这个地球上为拯救我们而生、受苦、死的。

约伯说上帝有能力控制太阳和星星。他下令白天太阳照耀,晚上星星出现。正如我们从经验中所知道的,上帝也可以用云遮住太阳和星星,这样它们就看不见了。但是上帝有能力做更多的事情:他可以阻止太阳升起和闪耀,他可以从天空中移除星星。创造这个浩瀚宇宙的人也有能力摧毁它。圣经告诉我们他会在审判日这样做(彼得后书3:7,10)。

约伯提到四个星座(第9节),我们今天的人往往倾向于低估古代人所拥有的天文学知识。我们需要提醒的是,这些人对科学非常精通。约伯在这篇演讲中透露了这一点。不幸的是,古代许多人也追求虚假的占星术,圣经谴责这种做法(以赛亚书47:12-14)。今天的人们也是如此,拜星星而不去拜造星星的主。

上帝在自然界中显露了自己,但他自己是隐形的。约伯想见他,并与他会面,但约伯找不到他。

在这一节的结尾部分,约伯再次提到了神的大能。他还谈到了上帝的愤怒。上帝的愤怒不是罪。这是圣洁和力量的体现。在第13节中,我们发现“拉哈伯的同伙”一词。在这里,“拉哈伯”指的是上帝的敌人和邪恶势力,正如诗篇89:10所说。

      14       既是这样,我怎敢回答他,

             怎敢选择言语与他辩论呢?

      15       我虽有义,也不回答他,

             只要向那审判我的恳求。

      16       我若呼吁,他应允我;

             我仍不信他真听我的声音。

      17       他用暴风折断我,

             无故地加增我的损伤。

      18       我就是喘一口气,他都不容,

             倒使我满心苦恼。

      19       若论力量,他真有能力!

             若论审判,他说谁能将我传来呢?

      20       我虽有义,自己的口要定我为有罪;

             我虽完全,我口必显我为弯曲。

      21       我本完全,不顾自己;

             我厌恶我的性命。

      22       善恶无分,都是一样;

             所以我说,完全人和恶人,他都灭绝。

      23       若忽然遭杀害之祸,

             他必戏笑无辜的人遇难。

      24       世界交在恶人手中;

             蒙蔽世界审判官的脸,

             若不是他,是谁呢?

约伯基本上重复了他在本章第3节所说的话。他继续承认他只能请求宽恕。他意识到他不能与上帝一对一地站在一起。同样,大卫后来承认,“求你不要审问仆人;因为在你面前,凡活着的人没有一个是义的。”(诗篇143:2)。没有人能凭自己的功绩站在上帝面前。

约伯敬畏上帝,甚至害怕上帝不会给他机会。他惧怕上帝的圣洁和全能。他甚至觉得上帝在无缘无故地让他受苦和增加他的创伤,这是在取悦他。他指责上帝武断行事,因为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遭受如此多的痛苦。这是对约伯对上帝信仰的严峻考验。他很想知道上帝在对待他时是不公正的。他也觉得无法为自己辩护。

在苦难中,约伯捍卫了自己的正直,但几乎处于绝望的边缘。因为他是一个正直的人,遭受了如此多的苦难,他甚至得出结论,上帝毫无歧视地毁灭了无可指摘的人和恶人(第22节)。

当约伯饱受疾病的蹂躏和朋友们无情的话语之苦时,他陷入了指责上帝不公平对待他的罪恶之中。早些时候,他承认上帝是公正的(9:3)。我们不能为约伯在第24节中的话辩护:“世界交在恶人手中;蒙蔽世界审判官的脸,若不是他,是谁呢?”

虽然约伯是在痛苦中脱口而出了在正常情况下他不会说的话。但仍旧有警醒,他在软弱中用自己的经历来解读上帝,认为上帝是不公正的。我们在软弱的时候也往往如此,罪性让我们不去从真理中认识上帝,而是扭曲对上帝的认识,比如上帝不爱我了,上帝觉得罪恶无所谓了,上帝不公平了等等。这是要悔改的。

      25       我的日子比跑信的更快,

             急速过去,不见福乐。

      26       我的日子过去如快船,

             如急落抓食的鹰。

      27       我若说:我要忘记我的哀情,

             除去我的愁容,心中畅快;

      28       我因愁苦而惧怕,

             知道你必不以我为无辜。

      29       我必被你定为有罪,

             我何必徒然劳苦呢?

      30       我若用雪水洗身,

             用硷洁净我的手,

      31       你还要扔我在坑里,

             我的衣服都憎恶我。

约伯又一次提到了生命的快速和短暂。在他早些时候对以利法的回应中,他把他过去的日子比作织布工的梭子(7:6)。现在,他把它们比作传递重要信息的赛跑者、掠过尼罗河水面的纸草船和俯冲下来捕杀猎物的老鹰。他的话似乎与他所说的相矛盾,当时他抱怨说,当他日夜忍受痛苦时,时间在拖延(7:2-4)。但在他的情况下,这两种说法都是正确的。虽然时间似乎过得很慢,但约伯仍然觉得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没有任何解脱的希望。他无法装腔作势地微笑,好像他没有遇到麻烦似的。他的痛苦太真实了。

约伯觉得上帝认为他犯了一些未知的错误。他生动地描述了自己的困境,他说:“我若用雪水洗身,用硷洁净我的手,”无论他多么小心地洗自己以宣告自己无罪,他担心上帝仍然会宣布他有罪。

      32       他本不像我是人,使我可以回答他,

             又使我们可以同听审判。

      33       我们中间没有听讼的人

             可以向我们两造按手。

      34       愿他把杖离开我,

             不使惊惶威吓我。

      35       我就说话,也不惧怕他,

             现在我却不是那样。

在本章早些时候,约伯把他与上帝的争论想象成法庭审判。虽然他希望有机会与上帝对话,但他也害怕,因为他知道自己会被击败(9:3)。现在他又回到了这个主题,但他意识到上帝不是人,所以约伯不能在法庭上与他对质。

然后他想到:我们中间没有听讼的人可以向我们两造按手。—“要是有人在我们之间进行仲裁就好了。”他希望有人能采取中立、公正的立场,比如体育比赛中的裁判员。这样的人可能会解决约伯和上帝分离的问题。约伯拼命想有人把手放在他们两人身上。此外,愿他把杖离开我,不使惊惶威吓我。他希望这样的人能从他身上移开上帝的杖,从而使他们和解。这样约伯就不再害怕站在上帝面前了。

约伯已经了解了真正的上帝和真正的信仰。他一定也知道上帝会在适当的时候派他的儿子去做这个世界的救世主。《圣经》的第一本书讲述了一个女人的后裔会伤蛇的头(创世纪3:15)。约伯在这段经文中所说的话,显然指向一位神人,耶稣基督,神与人之间的中保。

从第9章可以看到,困境中的约伯的几乎绝望,苦难中寻求公平。如果我们专注于自己的痛苦或问题,只向自己或他人寻求帮助,我们不应该惊讶地发现只有绝望。没有中保,我们将面对上帝的全部愤怒。

正如路德所说:“(当我)认为我必须在没有调解人的情况下与上帝说话时,我感觉就像犹大一样要逃离这个世界。没有基督作为调解人,谁能承受上帝的威严?”

在道成肉身中,神圣的基督确实作为人的中间人、调解人出现。裁判耶稣基督将一只手放在上帝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放在人的肩膀上,并将他们聚集在一起。他将上帝正义之怒的棍子从人身上移开,使其偏转,致命的一击落在自己身上。他为人类提供了一条坦然无惧地接近上帝和向他讲话的道路。

正如主耶稣为我们受难时候所发生的。路加福音 23:44–45 44 那时约有午正,遍地都黑暗了,直到申初,45 日头变黑了;殿里的幔子从当中裂为两半。幔子打开代表了罪恶的人靠着耶稣的牺牲可以来到圣洁的上帝面前。耶稣就是道路,真理,生命。靠着这位中保的牺牲,打开我们得救的路,上帝的愤怒止息,我们回到上帝的家中。

所以,希伯来书 4:16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感谢主,因为他,我们有救赎,平安,力量,和盼望。阿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