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经 |使徒行传 19:21-41 以弗所暴动&如何看待与面对

使徒行传 19:21–22

19:21 这些事完了,保罗心里定意,经过了马其顿、亚该亚,就往耶路撒冷去;又说:“我到了那里以后,也必须往罗马去看看。”19:22 于是从帮助他的人中,打发提摩太、以拉都二人往马其顿去,自己暂时等在亚西亚。

保罗计划巡访马其顿和希腊的年轻教会,然后去耶路撒冷。最终,他确信神要他访问罗马,上帝给他一个宏大的异象,要把福音带向各地,这是伟大的上帝要使用他,以至于任何英雄和君王的宏图伟志和保罗的宣教图画比起来都暗淡无光。

保罗在马其顿和亚该亚的目的之一就是要鼓励这些教会为耶路撒冷和犹太贫困的基督徒捐助款项。他去耶路撒冷的部分目的是传送这笔捐款。而后,他觉得自己可以去罗马了。我们从哥林多前、后书及罗马书中得知为犹太的圣徒募集的款项。

这是第一次提到以拉都。罗马书(保罗写于哥林多)16:24 提到 “城内管银库的以拉都”。如果这是同一个人,那么保罗就有一个有权势的帮手。这个名字很普通,不一定是同一个人。

保罗稍事逗留的原因写在哥林多前书 16:8, 9 中:“但我要仍旧住在以弗所,直等到五旬节。因为有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并且反对的人也多。”机会和反对都让他继续待在以弗所。

使徒行传 19:23–27

19:23 那时,因为这道起的扰乱不小。19:24 有一个银匠,名叫底米丢,是制造亚底米神银龛的,他使这样手艺生意发达。19:25 他聚集他们和同行的工人,说:“众位,你们知道我们是倚靠这生意发财。19:26 这保罗不但在以弗所,也几乎在亚西亚全地,引诱迷惑许多人,说:‘人手所做的,不是神。’这是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19:27 这样,不独我们这事业被人藐视,就是大女神亚底米的庙也要被人轻忽,连亚西亚全地和普天下所敬拜的大女神之威荣也要消灭了。

以弗所的亚底米庙是世界七大古迹之一。它是雅典帕台农神殿三倍的规模。内嵌女神像的银制神庙模型兜售给那些出对于亚底米的虔诚而来到以弗所的访客。小亚细亚人拜亚底米为丰收女神,她的庙由充当妓女的女祭司们事奉。

保罗在以弗所和亚西亚的工作威胁到底米丢的生计。这里的确造成骚乱的原因和道德等无关,而是和金钱有关。永生的真神在哪里被传讲和信靠,哪里就少有偶像崇拜者,就少有愿意付出高昂代价拜假神的人。底米丢的动机和他因银龛生意而向众人发出的呼吁混杂着贪婪和迷信。

保罗在以弗所的信息必定包括他站在雅典的亚略巴古当中表述的真理:“我们不当以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雕刻的金,银,石”(17:29)。保罗讲道的果效超出银匠所愿,却未能劝化底米丢。底米丢说普天下都敬拜亚底米也不算夸大其词。在他的世界——东地中海区域,考古学家发现证据:这位女神在以弗所之外的三十多个地方拥有信徒。

而底米丢狡猾的煽动大家的情绪,给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们的行业会失去未来,这个城市的名片—亚底米庙宇失去名声,女神失去尊严。因此,利益外面披上了一层爱国的外衣,煽动大家的地域情绪,宗教热忱。这个煽动效果明显。

使徒行传 19:28–31

19:28 众人听见,就怒气填胸,喊着说:“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啊!” 19:29 满城都轰动起来。众人拿住与保罗同行的马其顿人该犹和亚里达古,齐心拥进戏园里去。19:30 保罗想要进去,到百姓那里,门徒却不许他去。19:31 还有亚西亚几位首领,是保罗的朋友,打发人来劝他,不要冒险到戏园里去。

在类似以弗所的城市里,巨大的露天剧场用于公共集会,也用于戏剧表演和公开展示。考古学家估计以弗所的剧场有 26,000 个座位。

该犹是一个很常用字的名字,新约中提到三个名叫该犹的人。这是唯一提到马其顿的该犹之处。亚里达古将在使徒行传中再次被提及(20:4; 27:2)。当保罗入狱时,这个亚里达古与他在一起(歌罗西书 4:10;腓立比书 24)。

门徒肯定知道,保罗若讲话,他和该犹以及亚里达古的性命将处于危险境地。暴民若看见保罗,听到他讲话,他们的暴力行为将会升级。他的演讲危及到这座城市作为敬拜亚底米中心的名气。

保罗的其他朋友也劝阻他,这些朋友身居高位。被称为亚西亚首领的官长出自本省最具权势的家族,他们理应推动罗马的官方宗教。我们不知道他们如何成为保罗的朋友,但很难想像保罗会隐藏福音不对人传讲。他们或许不相信,但他们有公平之心,他们在意公正、关心保罗,不愿他落入暴民之手。

使徒行传 19:32–33

19:32 聚集的人纷纷乱乱,有喊叫这个的,有喊叫那个的,大半不知道是为什么聚集。 19:33 有人把亚历山大从众人中带出来,犹太人推他往前,亚历山大就摆手,要向百姓分诉。

众人叫喊“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啊!”是有意威吓犹太人或任何出言反对偶像崇拜的人。犹太人想要这些暴民知道保罗并不代表他们。由于这里的大多数人不明就里,这场集会有可能演变为反犹太人的暴乱。今天也是如此,混乱往往是始于某一个事件或人,但是很快很多人跟从,他们当中其实相当多的人与事件无关,或者对事件并不了解。这里亚历山大的讲话不是为保罗辩护,而是确定保罗不要为以弗所的犹太人讲话。他完全没有机会讲话。

使徒行传 19:34–41

19:34 只因他们认出他是犹太人,就大家同声喊着说:“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啊!”如此约有两小时。19:35 那城里的书记安抚了众人,就说:“以弗所人哪, 谁不知道以弗所人的城是看守大亚底米的庙,和从宙斯那里落下来的像呢? 19:36这事既是驳不倒的,你们就当安静,不可造次。19:37 你们把这些人带来,他们并没有偷窃庙中之物,也没有谤讟我们的女神。19:38 若是底米丢和他同行的人有控告人的事,自有放告的日子(注:或作“自有公堂”),也有方伯可以彼此对告。 19:39  你们若问别的事,就可以照常例聚集断定。19:40 今日的扰乱本是无缘无故,我们难免被查问。论到这样聚众,我们也说不出所以然来。”19:41 说了这话,便叫众人散去。

以弗所是本省的首府,由罗马方伯统管,但地方事务由众人集会决定,城市书记官负责发布集会的裁决,也负责该城市与罗马当局之间的调停工作。他要坚决防止任何让以弗所看起来似乎无力掌控地方局势的情况出现。这里他的讲话表现出他的智慧,对局势有比较清晰的判断,知道如何控制舆论和群众。他提出几点:

首先,亚底米神像并非从天而降。亚底米神庙不会因这些人而受到威胁,因其是驳不倒的。

其次,偷窃庙中之物和亵渎众神是外邦人常常用来对付犹太人的两项指控。城市书记官知道保罗和他的同伴没有这样做。第三,若确有不满与冤情出现,他力劝人们遵照合法的途径解决。第四,他要确定没有任何违法或无序的事发生,以免以弗所丧失当时享有的自治地位。书记官很难向罗马当局解释暴民的行为。以弗所的居民自己有被控扰乱治安的危险。

城市书记官把这些人当作负责任的人,权当他们会负责任地行事。他们回到家,两个小时的叫喊令他们疲惫不堪,书记官的警告使他们冷静下来。上帝透过这个记载也表明,当局认为基督教是无辜的,这个记载和亚该亚省长迦流事件结合起来,让我们对当时的政教关系以及社会情况有更清楚的认识。

以弗所,腓立比,哥林多等地出现的对基督教的敌对态度也让我们联系到当代,日光之下别无新事,人打着爱国,民族等旗号,煽动起仇视情绪,在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也发生了很多此类事件,清朝的多起教案,都是提到人们传关于教会的虚假的谣言,煽动百姓去攻击,毁坏教会,甚至掀起暴乱,破坏了社会稳定,对教会造成了伤害。而清朝政府有时候迫于稳定和外部的压力,会做出维护教会的决定(如天津望海楼教案),有的时候会纵容这种暴乱(如义和团运动),这样的事情在本质上从来没有停过。

但作为基督徒,如何面对这些?很多时候我们会惧怕,也会常与暴动的人辩论,想靠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可以先安静下来,在上帝面前承认我们的软弱,以及对仇视我们的人的愤恨,甚至想以恶胜恶,想在网上炮轰和攻击别人。主饶恕,怜悯他挣扎以及受委屈的儿女。其次,我们祷告求主帮助我们智慧的面对,也求主带领和安排。我们站在圣经的角度来看,这样的事情发生不出乎意料,耶稣和保罗都面对这些,我们因为福音的缘故,魔鬼一定不会停止对我们的攻击和搅扰的,无论是他借着“经济”,“民族主义”或者各样谣言的外衣。另外从对方以及当局的角度看,避免将这些妖魔化来增加自己对别人的惧怕和仇视,同时也避免对局势理想化。我们需要小心的是,保守自己的心和口,自己不知道不确定的不要乱说,尤其是面对不同意见的人,特别是在网上,小心不要做假见证陷害人。求主饶恕我们的罪,给我们智慧和力量去看待这些。

关于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有时候当局会帮我们解决一些问题,像以弗所城的书记一样,有的时候我们需要等待,有的时候我们需要远离暴动之地,像保罗的朋友劝保罗一样,我们求主给我们信心和智慧,来对待这些,确定的是,全能和慈爱的主并不离弃我们,正如使徒保罗在他的最后一封书信中所说的一样: 惟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使福音被我尽都传明,叫外邦人都听见;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也必救我进他的天国。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提后 4:17–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