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经 |使徒行传 21:17-40 “礼仪不争“&文化与身份认同

从这一部分开始,我们就结束了使徒行传的第二部分:保罗的三次传道旅行。接下来一直到使徒行传结束,就进入了保罗服侍的新阶段,从三次史诗般的传道旅行,到进入被捕,审判与申诉。这接下来记载了保罗面临的五次审判,无论是在耶路撒冷面对犹太人,以及犹太人的公会,还是在凯撒利亚面对两任罗马巡抚,和希律王,保罗透过这个继续向外邦人,以及犹太人见证耶稣基督的信仰,并且上帝也透过这些引领保罗来到罗马,在世界之都继续传扬福音。

使徒行传 21:17–19

21:17 到了耶路撒冷,弟兄们欢欢喜喜地接待我们。21:18 第二天,保罗同我们去见雅各,长老们也都在那里。21:19 保罗问了他们安,便将 神用他传教,在外邦人中间所行之事一一地述说了。

保罗和他的同伴带着救济款项恰逢五旬节时到达耶路撒冷。他们受到热烈欢 迎,我们相信,来自外邦教会的礼物按照捐助者的意愿被接收,这是爱与合一的表达。雅各是主的弟兄,不是十二使徒之一。我们在第 15 章中看到他主持耶路撒冷会议。保罗他们在外邦人中间工作的详情记录包括这笔捐款如何以及为何募集的报告。这也是神成就的事,神因此得荣耀 。保罗的事工是器皿,一切成效都归于神。

使徒行传 21:20–21

21:20 他们听见,就归荣耀与 神,对保罗说:“兄台,你看犹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万,并且都为律法热心。21:21 他们听见人说,你教训一切在外邦的犹太人离弃摩西,对他们说,不要给孩子行割礼,也不要遵行条规。

“归荣耀”在原文中表示的是献上感恩的服事。保罗报告过后,神因施恩给外邦人而被赞美之后,雅各和众长老就福音事工在本土犹太人中间的进展讲了一席话。在犹太本土有成千上万犹太人相信耶稣是弥赛亚和他们的救赎主。就他们的生活方式而言,他们继续遵守摩西律法的规条和礼仪。

这些犹太基督徒听到风传倍受搅扰。传言说保罗劝勉外邦人领地上的犹太信徒离弃犹太人生活的规条和礼仪。这误传绝非来自信徒,却是来自福音的敌人。有可能一些相信耶稣的犹太人不再沿袭犹太人的生活方式,但这并非因为保罗要他们这样做。

保罗所教导的是,割礼以及依照礼仪法生活不是得救的必要条件。他要提摩太受割礼不是为了使他成为“更好的”或“完全”的基督徒,而是为了便于这个年轻人在犹太人中间工作(16:3)。当保罗和西拉与提摩太一起巡访加拉太的教会时,“他们把耶路撒冷使徒和长老所定的条规,交给门徒遵守”(16:4)。

我们回想到保罗本人依照犹太习俗而许愿(18:18)。另一方面,当“几个信徒是法利赛教门的人,起来说,‘必须给外邦人行割礼,吩咐他们遵守摩西的律法’”(使徒行传 15:5)时,他拒绝给提多行割礼(加拉太书 2:3)。保罗以他所有的行为力图清楚地表明:守律法不是救恩的条件,不能救人脱离罪恶感和罪的刑罚。与此同时,他力图清楚地表明:出于对软弱之人的体谅,以及因着排除福音的障碍的缘故,一个人可能会去遵循这些律法。

使徒行传 21:22–26

21:22 众人必听见你来了,这可怎么办呢?21:23 你就照着我们的话行吧!我们这里有四个人,都有愿在身。21:24 你带他们去,与他们一同行洁净的礼,替他们拿出规费,叫他们得以剃头。这样,众人就可知道,先前所听见你的事都是虚的; 并可知道,你自己为人循规蹈矩,遵行律法。21:25 至于信主的外邦人,我们已经写信拟定,叫他们谨忌那祭偶像之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与奸淫。”21:26 于是, 保罗带着那四个人,第二天与他们一同行了洁净的礼,进了殿,报明洁净的日期满足,只等祭司为他们各人献祭。

保罗不必向雅各和长老证明任何事,但他们认为他有必要使谣言止息。雅各和长老等在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本身也没有质疑保罗的信仰,他们都相信得救唯独靠着耶稣,而非行律法。他们有爱心和智慧的温和地面对这些教会内部的事情,他们提出一个办法让保罗证明他没有教导犹太人离弃犹太习俗。四个犹太信徒已经许了拿细耳人的愿,情愿遵循与这愿相关的旧约律法的规定(民数记 6:1–21)。许这样的愿是感恩的表现,或者承诺对神和对人的特别服事。

这四个人一同行洁净的礼,保罗即可证明他没有劝阻人们离弃他们的犹太传统。他本人不必许愿,而是帮助那些需要许愿的人。这涉及可观的费用,意味着在洁净的日子快结束时要为献祭做准备。这包括保罗自己入殿之前的洁净仪式,因为他曾经在外邦人的领地住过。与此同时,会议关于外邦信徒的决定以及依照习俗对他们的要求(15:20)得到重申。保罗为那四个人行洁净的礼不可以理解为与这一决定相抵触。

因着福音的缘故,回避任何有损教会合一的事,保罗遵行了这一切。这是一个爱心的举动,也是遵守保罗在工作中一贯遵行的方针:“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 人,为要得犹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虽不在律法以下,还是作律法以下的人, 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哥林多前书 9:20)。这是上帝透过保罗面对这些事情的原则:明确救恩唯独源自基督,那么做这些习俗的事情,做不做都是自由的,因为我们不靠这些得救,自由的面对这些事情是以爱心为出发点的,不要让别人跌倒,让人同得福音的好处。保罗本着自由,爱心的原则去服侍这些人。

使徒行传 21:27–29

21:27 那七日将完,从亚西亚来的犹太人,看见保罗在殿里,就耸动了众人下手拿他,21:28 喊叫说:“以色列人来帮助!这就是在各处教训众人,糟践我们百姓和律法并这地方的。他又带着希腊人进殿,污秽了这圣地。”21:29 这话是因他们曾看见以弗所人特罗非摩同保罗在城里,以为保罗带他进了殿。

许愿的人会在第七天——在宣布他们以献祭来结束许愿的周期之后——剃头。此后的一天,他们会献上必需的祭物,并在祭物中烧掉他们的头发。这一时刻到来之前,在保罗为他们行完礼仪之前,他被指控亵渎。

亚西亚省的犹太 人,即来自以弗所或该省其它城市的人诬告保罗。他们曾是他事工领域的仇敌,他们看到他在耶路撒冷就心生愤恨。他们的指控就像二十多年前针对司提反的指控(6:13),并追加了一个显著内容。他们控告保罗带外邦人进 殿,亵渎圣殿。

圣殿区域内设有外邦人之院,外邦人越过石头隔离带进入圣殿区域就犯了死罪。考古学家发现刻有字迹的石头标志,警告那些接近隔离带的外邦人不要进入以色列人的区域。

特罗非摩是陪伴保罗递送捐款的小组成员。他在城中并不等于保罗曾带他进  殿。但曾经有人看见保罗在圣殿区域和那四个许愿的人在一起。特罗非摩出现在城  中,那四个人与保罗出现在殿中,亚西亚的犹太人就从中得出错误的结论。

使徒行传 21:30–36

21:30 合城都震动,百姓一齐跑来,拿住保罗,拉他出殿,殿门立刻都关了。21:31 他们正想要杀他,有人报信给营里的千夫长说:“耶路撒冷合城都乱了!”21:32 千夫长立时带着兵丁和几个百夫长跑下去,到他们那里。他们见了千夫长和兵丁,就止住不打保罗。21:33 于是千夫长上前拿住他,吩咐用两条铁链捆锁;又问他是什么人,做的是什么事。21:34 众人有喊叫这个的,有喊叫那个的。千夫长因为这样乱嚷,得不着实情,就吩咐人将保罗带进营楼去。21:35 到了台阶上,众人挤得凶猛,兵丁只得将保罗抬起来。21:36 众人跟在后面,喊着说:“除掉他!”

百姓中要杀保罗的人把他从殿中拖出,以免流血玷污他们的圣所。殿的内院门就关上了以防止他跑回去避难。暴民和守殿官极为关注礼仪法被污秽,却不在意道德法禁止杀人。罗马军队驻扎在安东尼亚城堡,可以从西北角俯瞰圣殿区域。这塔建立于此是因为多年来大部分动荡都始于圣殿区域。这些部队的指挥官是千夫长。

骚乱者击打保罗的意图是要杀他,当他们看到罗马律法和秩序的代表时,就住手了。千夫长和他的百夫长及兵丁的快速回应救了保罗的命,但这并不意味着保罗可以自由离开。带头行私刑的人未被逮捕,却是他们的受害者被逮捕。

千夫长先是逮捕并捆绑保罗,而后问起他犯什么罪。两条锁链说明保罗被拴在两个士兵之间。从这个意义上讲,亚迦布的预言(21:11)实现了。

千夫长无法分辨相互矛盾的指控,于是决定带他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营楼” 指的是由两组阶梯与圣殿相连接的安东尼亚城堡。暴民狂怒,以致于罗马军队难以保护他们的犯人。“除掉他!”的意思就是“杀了他!”

使徒行传 21:37–39

21:37 将要带他进营楼,保罗对千夫长说:“我对你说句话,可以不可以?”他说:“你懂得希腊话吗? 21:38  你莫非是从前作乱、带领四千凶徒往旷野去的那埃及人吗?”21:39 保罗说:“我本是犹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数,并不是无名小城的人。求你准我对百姓说话。”21:40 千夫长准了。保罗就站在台阶上,向百姓摆手,他们都静默无声,保罗便用希伯来话对他们说:

千夫长的问题不是咨询一个信息,而是表示惊讶——保罗竟然讲希腊语。

和合本中“凶徒”一词意为“短刀党”。这些人是犹太极端民族主义者,他们要直接采取行动反对罗马人或其它一切他们所认为的犹太人的敌人。他们通常采用的方法是暗杀个人,经常在节日集会上行刺而后消失在人群中。他们发动了公元66 年的叛乱,最终导致公元 70 年耶路撒冷被摧毁。

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写到公元 54 年一个埃及人领导的四千短刀党的叛乱,后被罗马人镇压。数百人被杀,首领却逃脱了。千夫长的问题是一个探究性的问题, 试图确定这些犹太人为何如此凶狠疯狂地攻击保罗。莫非保罗是那个埃及人,犹太人要报复这个导致他们同胞之死,自己却逃之夭夭的人?

保罗的回答强调了他的背景和地位,与那位埃及革命者大相径庭。基利家位于小亚细亚东南部,大数是它的首府。“不是无名小城”即“重要城市”的低调说 法。大数是著名的希腊语学术中心,是小亚细亚与亚洲其它地区之间陆路旅行的通道,因而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中心。保罗是一个犹太人,而且是这个城市的公民,并非逍遥法外的埃及人。这一章就在此结束了,下一章会着重讲保罗的讲话。

今天我们来看看保罗以及雅各他们面对的习俗问题,以及文化和身份认同。

首先,习俗的问题更多的是基督徒的自由的问题。保罗和雅各他们明白,救恩是完全出于基督,是凭着信心,而非遵行任何的律法或者犹太教的习俗。基督将人从罪恶的捆绑中已经拯救了出来,所以面对习俗的事情,他们是自由的,他们可以遵守,也可以不遵守,可以行割礼,不吃猪肉,也可以不行割礼,吃猪肉。他们选择如何去做,本身不是因为这样做可以让他们得救,或者让他们变成更好的基督徒,他们做这一切是出于爱心,免得别人跌倒,更是出于福音的缘故,目的是让人同得福音的好处,就像保罗说的:

19 我虽是自由的,无人辖管;然而我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为要多得人。20 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虽不在律法以下,还是作律法以下的人,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21 向没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没有律法的人,为要得没有律法的人;其实我在 神面前,不是没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22 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23 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 9:19–23).

保罗和雅各他们出于这样的目的一起来用爱心和智慧面对这些事,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不信主的犹太人的律法主义与狂热。当热心变成了狂热,不是牺牲自己,而是要去杀死别人的时候,这是多么可怕和扭曲的信仰呢。求上帝怜悯。

我们接着这个再来稍微谈谈身份与文化认同的话题。保罗非常清楚,他的身份是基督徒,这是在信仰中的身份,他本身是犹太人,也懂外邦的文化。他向犹太人就作犹太人,向外邦人就作外邦人。其实我们看到,因为文化习俗中有些因素是违背信仰的,比如必须割礼才能得救,但有些是自由的,比如可不可以割礼。所以,基督信仰和犹太文化或者外邦文化之间是存在张力(paradox)的,但不是完全互斥的,也不是可以完全融合的。保罗的基督徒身份让他敏感这些区别,不同文化间的差异,本着爱心,谦卑地去用福音服侍不同的人。

今日对于我们来说,做一个基督徒还是一个中国人,这本身并不矛盾。中国文化和基督徒身份间有张力,但不是完全互斥的,也不是完全融合的。我们不需要一味击打中国文化,而是否定文化中与圣经不符的—-也就是罪,也不用寻求让这些完全融合,对于不信的人而言,我们看到他们处于文化的缘故,对基督信仰的排斥或者误解,也不用惊讶。我们明白我们的身份认同不在于任何的国家,任何的文化,而是唯独在基督里面。当我们面对不同文化的人,我们谦卑和爱心地去了解和服侍就好了。就如同你看待自己的孩子,他的身份和文化认同是什么呢?他是自由的,但是本质是基督徒,他们将来了解不同的文化,去向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人,服侍什么样的人就好了。虽然这与世界总是充满张力,但建造于基督上面的身份,让我们用爱心,自由来面对这一切。求主帮助和带领,阿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