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经 |使徒行传 23:12-35 人的阴谋却成就了上帝的旨意

使徒行传 23:12–15

23:12 到了天亮,犹太人同谋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23:13 这样同心起誓的有四十多人。23:14 他们来见祭司长和长老,说:“我们已经起了一个大誓,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什么。23:15 现在你们和公会要知会千夫长,叫他带下保罗到你们这里来,假作要详细察考他的事;我们已经预备好了,不等他来到跟前就杀他。”

四十多个以色列人枉称神的名起誓谋杀。虽然路加没有明说,但这些密谋策划者很可能就是短刀党成员。他们的目标、程序和誓言都符合这个模式。令人惊讶的是,宗教领袖参与这一计划。他们或者相信这样的行为是事奉神, 或者像那些不相信死后有审判的撒都该人一样对神缺乏敬畏。如果信仰是从热心变成了狂热,不是牺牲自己,而是杀害别人,这不是来自上帝的信仰,而是恐怖主义。

使徒行传 23:16–24

23:16 保罗的外甥听见他们设下埋伏,就来到营楼里告诉保罗。23:17 保罗请一个百夫长来,说:“你领这少年人去见千夫长,他有事告诉他。”23:18 于是把他领去见千夫长,说:“被囚的保罗请我到他那里,求我领这少年人来见你,他有事告诉你。”23:19 千夫长就拉着他的手,走到一旁,私下问他说:“你有什么事告诉我呢?”23:20 他说:“犹太人已经约定,要求你明天带下保罗到公会里去,假作要详细查问他的事。23:21 你切不要随从他们,因为他们有四十多人埋伏,已经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现在预备好了,只等你应允。”23:22 于是千夫长打发少年人走,嘱咐他说:“不要告诉人你将这事报给我了。”23:23 千夫长便叫了两个百夫长来,说:“预备步兵二百,马兵七十,长枪手二百,今夜亥初往凯撒利亚去;23:24 也要预备牲口叫保罗骑上,护送到巡抚腓力斯那里去。”

人的筹划,就算再缜密和凶险,如果上帝不允许的话,也是不行。这里保罗的外甥知道了这个阴谋,来告诉保罗。保罗请百夫长带外审去见千夫长。千夫长意识到事态严重,分派 470 人保卫一个罗马公民。他两次看到没有纪律的暴民企图杀囚犯,只有罗马人介入救下保罗。此时,这位千夫长正在对付一群训练有素的阴谋者。他要严加防范,务必保证这个囚犯安全到达凯撒利亚的行政总 部。晚上九点离开是为避免引起敌方的注意。

他们的目的地是凯撒利亚,这是罗马的犹太行省的首府。巡抚就住在这里。腓力斯身居本丢彼拉多曾处的位置。他于公元 52 年至 60 年担任巡抚或行政长官。他在镇压犹太人叛乱方面非常冷血无情,虽然他已经摆脱了奴隶的身份,但是没有摆脱奴隶的心态。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说他是“以奴隶的头脑行使君王权力”的人。

使徒行传 23:25–30

23:25 千夫长又写了文书,23:26 大略说:革老丢吕西亚请巡抚腓力斯大人安。23:27  这人被犹太人拿住,将要杀害,我得知他是罗马人,就带兵丁下去救他出来。23:28 因要知道他们告他的缘故,我就带他下到他们的公会去,23:29 便查知他被告是因他们律法的辩论,并没有什么该死该绑的罪名。23:30 后来有人把要害他的计谋告诉我,我就立时解他到你那里去,又吩咐告他的人在你面前告他。

在这里,我们知道了这位千夫长的名字。革老丢这个名字提示:此人在革老丢或其前任革老丢提比略当政期得到公民身份。吕西亚这个名字提示:他有希腊血统。

这封书信的格式(发信人的名字,收信人的名字,问候,信息)是一世纪书信的典型格式。这是雅各和耶路撒冷教会致信给外邦信徒的格式(15:23–29),也是许多新约书信的作者使用的格式。

革老丢吕西亚借着解释保罗如何成为他的囚犯来掩盖事情的真相。他和他的部队第一次解救保罗时(21:30–33),他尚不知道这个囚犯是罗马公民,他用锁链捆绑保罗又下令鞭打和问讯(22:24)。只是后来,他才从百夫长那里得知保罗是罗马公民。

这位罗马律法的代表依照罗马律法未找到任何惩罚保罗的缘由。他像哥林多的迦流一样(18:15)不认为犹太人中间的宗教问题要罗马官员来劳神处理。

保罗处于一个比较奇怪的境地。他被控告,又没有一项具体违反罗马律法的罪行,却被交付更高一级的罗马当局。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保护他免受犹太人的伤害;在另一程度上是要安抚犹太人;同时也要使自己从这个无从处理的麻烦案子中脱身。于是,这位千夫长把保罗交与巡抚腓力斯。

使徒行传 23:31

23:31 于是兵丁照所吩咐他们的,将保罗夜里带到安提帕底。

兵丁和保罗于晚上九点离开。安提帕底距耶路撒冷有 40 英里路程。罗马步兵的

行军速度通常是每日 24 英里。夜间天气凉爽下来或许会更快一些,这群人在第二日结束之前到达目的地。

使徒行传 23:32–33

23:32 第二天让马兵护送,他们就回营楼去。23:33 马兵来到凯撒利亚,把文书呈给巡抚,便叫保罗站在他面前。

通往凯撒利亚之路把他们带离犹太人控告保罗的是非之地。规模更小、机动性更强的部队负责护送余下的行程,大约 30 英里到达海岸。先前的步兵返回耶路撒冷。

使徒行传 23:34–35

23:34 巡抚看了文书,问保罗是哪省的人。既晓得他是基利家人,23:35 就说:“等告你的人来到,我要细听你的事。”便吩咐人把他看守在希律的衙门里。

依照罗马律法,腓力斯需要讯问他的囚犯来自哪个省份。该囚犯可以选择在本省或他犯罪的省受审。腓力斯是管辖叙利亚和基利家的代表。因此,无论保罗选择在哪里受审,他都有权力审问保罗的案件。大希律王在凯撒利亚修建的宫殿被罗马当局用作办公处和总部。保罗作为囚犯被羁押在那里,正如他曾被羁押在耶路撒冷安东尼亚城堡的官方总部。

这一部分,我们看到,上帝利用罗马政府和一个小男孩把保罗从暴力阴谋中解救出来。人的阴谋却成就了上帝的旨意,因为上帝在其中工作。就如同诗篇所说的一样:外邦为什么争闹?

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说:我们要挣开他们的捆绑,脱去他们的绳索。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

(诗 2:1–4).

任何阴谋以及人的争闹其实都不会让上帝有丝毫的惊讶,上帝对此事嗤笑的,因为他在掌权,他在运转一切。

在这里上帝使用了罗马政府的保护。我们反思耶稣在世界政府中扮演什么角色呢?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可以来读以弗所书1:18-23

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19 并知道他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20 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21 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22 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23 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 1:18–23).

耶稣远高于一切的统治和权威。他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他为了他的孩子们,为了教会的利益管理着一切。我们从中得到安慰,任何事情都不会超出他的控制。上帝在万物中工作,甚至在那些人和掌权的为反对真理时,上帝也让万事互相效力。有时他的帮助是显而易见的,就像在这里保罗经历的一样。或许在其他场合,似乎一个邪恶的政府正在取得胜利。但是在它看来,上帝向我们保证,他正在挫败撒旦的计划,让我们永远安全。因为他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19 并知道他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阿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