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读经 |使徒行传 25:1-12 “我要上告于凯撒”

在使徒行传第三部分(21-28章)中,保罗面临来自犹太人和罗马政府的审判。上一章提到在犹太巡抚腓力斯手下,保罗被关了两年,之后腓力斯离开,新任巡抚到来,上帝透过这些一步一步带领保罗去到罗马,去那里继续为上帝做见证。

使徒行传 25:1–5

25:1 非斯都到了任,过了三天,就从凯撒利亚上耶路撒冷去。25:2 祭司长和犹太人的首领向他控告保罗,25:3 又央告他,求他的情,将保罗提到耶路撒冷来,他们要在路上埋伏杀害他。25:4 非斯都却回答说:“保罗押在凯撒利亚,我自己快要往那里去。”25:5 又说:“你们中间有权势的人与我一同下去,那人若有什么不是,就可以告他。”

新一任犹太巡抚急于造访本省的政治与宗教中心。他知道犹太人对前任不满意,他要给出一个好的开端。他迅速前往耶路撒冷,祭司长和首领们随即再次向他呈上状告保罗的案子。可见这个事情在他们心中是多么重要。

保罗曾被解往凯撒利亚使暗杀阴谋无从得逞(23:15)。此时,另一个阴谋正在进行中,谋划者可能涉及此前起誓要杀保罗的那些人。非斯都或许知道这阴谋,他必然知道在耶路撒冷进行一场平静而有序的审讯要比在凯撒利亚更困难。他需要保护罗马公民的权利,于是拒不应允犹太首领的请求。

在第 5 节中,非斯都的话听上去像是一个建议,或者像一个许可,然而这是一个命令。请注意,他给这个囚犯假定无过的权利:“那人若有什么不是”。非斯都若看到吕西亚写给腓力斯的信(23:26–30),他便知道那时曾有一个阴谋,也知道吕西亚并没有把保罗当作罪犯看待。这样的信应该会存档,并将警戒这位巡抚不能按照犹太人的心意从事。此外,适合巡抚审理案件的地方是在凯撒利亚。

使徒行传 25:6–9

25:6 非斯都在他们那里住了不过十天八天,就下凯撒利亚去。第二天坐堂,吩咐将保罗提上来。25:7 保罗来了,那些从耶路撒冷下来的犹太人周围站着,将许多重大的事控告他,都是不能证实的。25:8 保罗分诉说:“无论犹太人的律法、或是圣殿、或是凯撒,我都没有干犯。”25:9 但非斯都要讨犹太人的喜欢,就问保罗说:“你愿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里听我审断这事吗?”

非斯都回到凯撒利亚,让犹太人和保罗一起对簿公堂。犹太人将“重大的事控告他”归结起来就是“干犯犹太人的律法、或是圣殿、或是凯 撒”。这些指控从本质上讲都是这些犹太人先前向腓力斯提出的(24:5, 6)。他们无法证实这些指控,现在也如此。

这些控告保罗干饭律法和圣殿的事情不只是在这里,在多年前犹太人指责司提反的时候也是发生过(徒6-7章),可见犹太人对律法和圣殿有多么错误的认识,认为人唯独通过律法才能得救,而圣殿是神圣的闲杂人不能就近。这一切其实透过主耶稣都已经完全翻转了,耶稣用他的死将人从罪恶中拯救出来,人不是透过律法而是福音得救,耶稣也打开了圣殿的幔子,让我们透过他就能与神和好。犹太人这些控告本身是因为信仰的问题,他们不信耶稣,扭曲圣经。不过在这里,除了宗教因素,他们还加了一条,说保罗干犯凯撒,这可能指的是保罗引发了骚乱,不让人尊敬凯撒,给帝国带来破坏,这是政治方面的控告。这些本身都是没有根据的。

正如本丢彼拉多审讯耶稣以及腓力斯审理保罗案件的情形,非斯都极力讨那些人的欢心,而他本该公平公正地治理他们。依法而言,非斯都不可以要求保罗去耶路撒冷受审,但由于那些所谓的罪行是在耶路撒冷发生的,所以他问保罗是否要去那里受审,他把这个球踢给了保罗。

使徒行传 25:10–11

25:10 保罗说:“我站在凯撒的堂前,这就是我应当受审的地方。我向犹太人并没有行过什么不义的事,这也是你明明知道的。25:11 我若行了不义的事,犯了什么该死的罪,就是死,我也不辞!他们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实,就没有人可以把我交给他们。我要上告于凯撒。”

保罗威严而有礼貌地指责他的审判官。他坚持主张:他此时所在地方就是一个罗马公民应该在的地方——凯撒的堂前。一个审判官明知被告是无辜的,那么他就有责任撤消这个案子并释放这个囚犯。使徒保罗知道非斯都的要求是一个讨犹太人欢心的策略。他知道,非斯都若不情愿在凯撒利亚行事公正,那么在耶路撒冷,他在犹太公会的压力下将不能行事公正。

保罗并没有试图逃避司法裁决,但他无法屈从于非公正。因着福音的缘故,当针对福音宣讲者的指控不成立时,他绝不可能被判定为罪犯。这会损害福音事业。另一方面,罗马的法庭若如此裁决保罗的案子——他讲道不违法,在宗教活动范围内也是合法的,那么法庭就会认定基督信仰为官方认可的合法信仰。故此,保罗要向世间的最高法官——罗马皇帝——提出申诉。

凯撒是当时罗马皇帝的代称,从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之后,罗马皇帝在自己名字上加上凯撒的名字,表明自己的皇帝身份。当时的凯撒是尼禄,于公元 54 至 68 年做皇帝。

保罗在这里行使的是古代罗马公民的权利。这是罗马公民独有的权利,目的是保护他们不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在罗马法庭被指控的人可以上诉于凯撒,复审案子。在尚未决定的情况下(正如保罗的案子),被告可以在诉讼中的任何时间上诉于凯撒。审讯程序将会停止,在提交帝国高级法院以前不能继续审理。凯撒或他的个人代表将会处理这个案子。

使徒行传 25:12

25:12 非斯都和议会商量了,就说:“你既上告于凯撒,可以往凯撒那里去。”

保罗的上诉和非斯都对于上诉的决定至关重要,在巡抚与他的法律专家商议之前,他没有对此事做出回应。律法规定,上诉必须获准,它获准了。保罗至少会去罗马,这是他一直想要做的事(19:21)。

在神的眷顾中,犹太人的仇恨和两位罗马巡抚不公正的拖延战术结合在一起使得保罗能够在罗马传讲福音。两年前,在耶路撒冷安东尼亚城堡的营楼上,主已经告诉保罗:“放心吧,你怎样在耶路撒冷为我作见证,也必怎样在罗马为我作见 证”(23:11)。现在,此事就要实现。

今天,面对不公正的对待,基督徒要如何做呢?

有的人说了,按照罗马书12:19-21的原则,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这是不是意味基督徒只要一味忍受不公正的对待就好了呢?可是,保罗这里却拿起了法律武器,要去罗马为自己申诉,这又是为什么呢?

其实,当我们遇到不公正待遇的时候,具体要做什么还是不要做什么,圣经没有给出具体的指南。但给出我们一些原则。罗马书12:19-21的原则在于,我们不要以恶报恶,来报复别人,而是相信上帝在背后掌权,他是公义的主,他也是保护我们的。而保罗去上诉本身没有错,他首先不是为了报复,不是要给他带来麻烦的犹太领袖们还击,他这样做也是不要将自己故意落入危险之中,如果我们故意将自己落入危险中而不顾,就是在试探上帝,正如主耶稣告诉魔鬼的一样(太4章)。

保罗这样做最重要的原因是为了福音的缘故,因为主耶稣指示他必要去罗马作见证(徒23:11),去罗马传福音是他一直的心愿。他透过申诉的方式最终不是要让自己受到公正的对待,因为的确到最后罗马政府也没有给他完全公正的对待,他这样做是为了主的旨意成就,为了福音的缘故。

对于受到不公正对待的基督徒,我们也是求主饶恕我们心中的罪恶,因为遇到此类事情的时候,我们有太多的报复,逃避等之类的想法,感谢耶稣,他被世人不公正的对待,反倒成就了上帝的旨意,将我们从一切罪恶中拯救出来。所以,当我们面对这些时,也能有勇气不去报复,也有智慧分辨而不去试探上帝,求主的旨意成就,为了福音的缘故。阿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