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证道 | 嫩芽,小孩子与平安王国 | 以赛亚书 11:1–10 | A年将临期第二主日(20221204)

证道音频:

证道视频:

人都是活在现实,面对未来的。比如这些年大家谈论很多的移民话题,很多人也和我交流,在我看来,这个事情本身是中性的,难言好坏。因为这个移民不过是一个外壳,里面是你要不要考虑选择一个新的生活环境而已,以及为什么你要做这样或者那样的决定。这里面无外乎你对当下生活如何评估,以及对未来的生活有什么计划,有什么向往之类的。基督徒如何看待你所处的现实,如何面对未来呢?或许你说,牧师,我知道的,基督徒的现实是短暂的,未来是去天国;或许你说,基督徒在这个世界压力好大,虽然未来是天堂,我真的很迷茫。什么是我们的现实,什么是我们的未来呢?今天的经文,是关乎这个主题的,上帝用一幅幅美妙的画面向我们展示上帝启示给我们的现实与未来。这段旧约的经文画面感如此之强,今天我们的讲道选用的主题就是经文画卷中的图像:嫩芽,小孩,和平安王国。一起来看

以赛亚书 11:1–10

1从耶西的本必发一条;从他根生的枝子必结果实。2  耶和华的灵必住在他身上,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聪明的灵,谋略和能力的灵,知识和敬畏耶和华的灵。3他必以敬畏耶和华为乐;

行审判不凭眼见,断是非也不凭耳闻;4却要以公义审判贫穷人,以正直判断世上的谦卑人,以口中的杖击打世界,以嘴里的气杀戮恶人。5公义必当他的腰带;信实必当他胁下的带子。

6豺狼必与绵羊羔同居,豹子与山羊羔同卧;少壮狮子与牛犊并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牵引它们。7牛必与熊同食;牛犊必与小熊同卧;狮子必吃草,与牛一样。8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断奶的婴儿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9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因为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10 到那日,耶西的根立作万民的大旗;外邦人必寻求他,他安息之所大有荣耀。

  1. 背景

在讲现实与未来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历史,看看这段经文发生的历史背景。以赛亚书大约写在公元前700年左右,那时候的犹太人所在的国家已经失去了大卫和所罗门时期的强盛,甚至早已分裂为南国犹大和北国以色列。北国以色列被周边的强国亚述灭掉,南国犹大信仰状况很是糟糕,而且也夹在两个超级大国—亚述和埃及中间。亚述随时可以进攻犹太人,犹太人怎么办呢?他们想到要联合埃及依靠强国来保护自己。

可是主通过以赛亚大胆地宣称:“住在锡安的人啊,不要怕亚述人”(10:24)。尽管亚述军队的逼近看起来很恐怖,但以赛亚说 “看哪,主—万军之耶和华 以惊吓削去树枝; 长高的必被砍下, 高大的必被伐倒。”(10:33)。上帝才是他们的依靠,拯救他们于仇敌之手。

然而,以赛亚把目光投向更远的未来,看到神的审判之斧也将砍断犹大骄傲的树。耶和华曾警告他的子民,当他们犯罪时,悖逆不悔改时,他们将经历审判,要他们回到上帝身边悔改,上帝将宽恕他们(申命记 30:1-10)。他曾警告他们不要通过与邻国结盟来寻求救赎。他的子民无视他的警告和他赦免的承诺。因此,犹大将像亚述人一样被砍倒。大卫家族的荣耀之树将沦为一棵树墩。

在看似毫无希望之际,以赛亚呼吁犹大人信靠那在爱中选择他们为其子民的上帝。上帝不会忘记他曾经作出的承诺。他的信实并没有在人类的信仰崩溃的现实中结束。以赛亚再次呼吁犹太人转向他们信实的上帝,在那里他们得到救赎。这也是这段经文的背景。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说:History doesn’t  repeat itself, but it often rhymes历史不会重演,但它常常押韵。今日我们的情形和犹太人多么像呢?!

今日的世界,一如二千多年前的日子,充满了混乱和张力。国与国对抗,甚至战争,很多时候没有公义可言,都是依靠强权,“人吃人”的逻辑,这让生活在其中的人甚是痛苦,我们应该在哪里生活,我们应该依靠谁?哪里是我们的盼望?当我们指望神以外的任何东西来支持和拯救我们时,就如以色列人一样,盼望放错了地方。因为“树木”再高大,当人们不悔改的时候,上帝都可以将其砍到,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就像很多人问,今日的世界为什么出现这么大的疫情,为什么这几年这么混乱?我们的未来会如何呢?我们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从圣经来看我们不会困惑。一如2000多年前犹太人及其周边发生的一样,世界病了,世界乱了,因为世界悖逆神了,没有人求告他,没有人寻求耶和华,上帝往往使用鞭子抽打这个世界,砍掉人们依赖的国家,金钱,技术等等“高大的树木”,好让人悔改归向他。正如CS路易斯所说:God shouts in our pain: it is His megaphone to rouse a deaf world,上帝在我们的痛苦中呼喊:这是他的传声筒,唤醒这个聋哑的世界。上帝的百姓啊,你听到了吗?

  • 2.嫩芽

不仅是律法,上帝也要带来福音。上帝透过先知以赛亚要给他的百姓带来盼望。他说:从耶西的树墩必发出一个嫩芽,从他的根而出的枝子必结果实。(标准译本 )。树墩,是被砍掉的树留下的残余,这里形容一个破碎的王朝。这个树墩(גֶּזַע)会在土里枯死,但只要有水,它就会发芽,像植物一样长出嫩芽。这里说耶西的树墩必会发出一个嫩芽(חטר),这是神的工作和神的方式。新的生命发出来,上帝从死亡中带来生命。他的根也会发出枝子,枝子还会结果实,这是多么美妙的从干枯中孕育生命的体现!

这个嫩芽,这个枝子是谁呢?不是世上的君王,不是某个国家,而是耶稣基督!根和枝的说法以及耶西的后代,在新旧约的其他章节中都有提及(赛4:2;耶23:5;33:15;撒3:8;6:12;罗15:12),都在指向弥赛亚救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给大卫兴起一个公义的苗裔;他必掌王权,行事有智慧,在地上施行公平和公义。”(耶23:5f)

马丁路德说:将从他的根上开花结果。这就是对基督的称呼,这就是属灵王国的开始。 当大卫的树桩被视为失去荣耀的时候,没有什么比从根上发芽更令人期待的了。 在最大的麻烦和最需要的时候,上帝才会帮助。诗篇9:9说,他是 “耶和华又要给受欺压的人作高台, 在患难的时候作高台。”,这样就可以看出,事情是由神的手管理的,而不是由人的计划管理的。这是基督徒要做的事,承认上帝所赐予的时间和救恩的日子(参看林后6:2),即使它似乎是一个绝望的日子。

的确看起来是绝望的,甚至在基督来到世上的时候,没有大卫王的后裔在耶路撒冷的王位上。事实上,那个王室已经衰落到如此地步,以至于以赛亚甚至不称它为大卫家族;他用大卫的父亲的名字耶西来称呼它,而耶稣来自卑微的背景,来自一个被征服和被俘的国家。他不是出生在宫殿里,而是出生在马槽里,生在一个木匠的家里。但不要误解他的卑微。那个从耶西的树桩上长出来的卑微的嫩芽是你的主;他是所有人的主。他放下了自己的权力和地位,成为最卑微的仆人。而上帝恰恰在最绝望的时候借着这微小的嫩芽带给世界救赎和盼望。

但是,人们不接待这位嫩芽,包括基督徒,常常忘记这位嫩芽,我们把盼望放在别的上面。今天不只是世界病了,而是我们病了,一如以色列人一样,人们都悖逆神,逃避上帝,远离神,把盼望寄托在世界,而失去对神的敬畏和信靠。

圣经里面十诫的第一条诫命说:除我以外,不可以有别的神。这是什么意思呢?尤其对基督徒来说,是不是就是指不信其他的神就可以了呢?马丁路德在解释这条诫命时候说,这里的意思是指我们应当敬畏神和相信他。敬畏上帝并相信他的人是在遵守这条诫命,而害怕其他东西并相信其他东西的人则是在违背这条诫命。

你在害怕什么呢?你又在相信什么呢?你或许在害怕自己的金钱没了,你在相信这个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信息,总是被周围的信息所左右和影响,你害怕自己的孩子没有好的未来,你害怕你所处的环境给你太大的压力和伤害,你害怕失去你在乎的,你害怕这样那样,以至于你不断地愤怒,抑郁,逃避,唯独没有敬畏上帝!有人问,如何知道我害怕的东西不好呢?这些东西往往不是不好,而是好的,但是罪性使这些会占据消耗你的思想和时间,你相信它会给你–只有上帝才能给你的东西(平安、喜乐等),你相信拥有它会给你的生活带来目标、意义和价值。失去了它,你会绝望。这些可能是金钱,孩子,国家,未来,健康等等。罪性引诱我们不去敬畏神,忘记了那个嫩枝。所以圣经会说:人不去敬畏神,会专以地上的事为念,只在今生有盼望,就比众人更可怜。这是对基督徒的警醒。一如2000多年前对以色列人的警告!

  • 3.嫩芽是什么,要做什么

这衰残的树墩让我们看到我们的属灵境况,我们没有智慧,没有安慰,没有能力,没有敬畏。谁是能给我们盼望的呢?那个嫩芽。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这里提到:耶和华的灵必住在他身上,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聪明的灵,谋略和能力的灵,知识和敬畏耶和华的灵。这里用三组词来形容他:有智慧和聪明的灵,谋略和能力的灵,知识和敬畏耶和华的灵。

这里的第一组是知道罪已被赦免的智慧,知道是什么让生命有价值和死亡有价值的智慧。这不是人们的智慧,而是属天的智慧。甚至箴言书提到基督就是“智慧”。

“谋略和能力 “是第二对。箴8:14我有谋略和真知识,我乃聪明,我有能力。赛9:6″奇妙的策士,全能的神,和平的君”。谋略包括战略谋划,也有安慰counsel之意,

路德提到:一个人就能给出好的建议,特别是在困难和十字架的时候 ,此安慰来自于基督,诗篇16:7我必称颂那指教我的耶和华;我的心肠在夜间也警戒我。这就是基督的灵,即旁观者、安慰者和辩护者 。能力就是该安慰中的力量和胜利的力量,以便安慰可以在受打击的灵魂中紧紧抓住这个力量,并取得胜利。因为最好的建议确实给了许多人,但力量没有跟上,这样的人是绝望的,但听从他的弟兄用神的话语安慰他,并服从和接受神的话语,抛弃一切虚妄的思想和猜测,这样的人就会得救。在他身上又加了大能的灵,这是对抗撒旦的坚固之城。

描述弥赛亚国王的最后一对术语是,他将拥有知识和对主的敬畏。把这两个词放在一起,可以保证这位将来的君王不仅知道上帝的旨意,而且对上帝的旨意有一种神圣的敬畏。耶稣对上帝的敬畏使他自己说:”我总是做他(父)所喜悦的事”(约8:29)。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

那么,这位主他会做什么呢?3他必以敬畏耶和华为乐;行审判不凭眼见,断是非也不凭耳闻;他会来审判,但是他不用看见听见的做判断,做判断不取决于感官和世界上的信息,而是上帝的话语,公义和慈爱 。感恩,主不像我们,在信息爆炸时代我们常常以感受以及外面的信息判断,常常犯错与犯罪,感谢主为我们守全了律法。

另外,他4却要以公义审判贫穷人,以正直判断世上的谦卑人,以口中的杖击打世界,以嘴里的气杀戮恶人。这里提到了公义和审判 –两个主题是和以赛亚的主题相关,也和弥赛亚相关。因为罪,公义(צֶדֶק)已经在世界失去,上帝在这里用公义审判,而不是人的标准,因为他要用神绝对的标准判断这一切,并且他怜悯人,关心软弱的人,他的审判大有能力,用话语可以施行判断,话语一出来,就可以击打一切不义的。

5公义必当他的腰带;信实必当他胁下的带子。公义和信实是他的带子,是他贴身之物,不会失去的。路德说:公义和信实是他的剑。当我们相信基督是我们的保护者,我们在他里面拥有一切,即使我们是罪人,也能通过它战胜一切考验。那么,这个王国就是这样,首先宣扬上帝的话语,然后相信它。

这是什么呢?这是我们的救主,如同一幅美妙的图画,在枯萎中生出嫩芽,他是君王,是救主,他强壮,施行公义,有智慧、安慰和知识。每一个与他对立的人都要面对他的愤怒,任何反对他的君主都会死去。但他走近卑微的人,灵里贫穷的人,不是自以为义人,而是卑微承认救主的人,他们的脸被抬起来,心也欢喜。这就是我们所倚靠的,任何你害怕的在乎的国家,制度,金钱,孩子,健康等等所造的“神”在他面前都甘拜下风,一败涂地,死气沉沉,毫无生命力,任何的罪在他面前都被袒露,他审判人的罪行,罪性,把人罪恶的树桩要统统砍掉。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这幅画,就是公义。

  • 4.平安王国

那么,这位公义的救主要给我们带来什么呢?他给我们要带来平安,一个平安的王国。这里用一幅画来描述:6豺狼必与绵羊羔同居,豹子与山羊羔同卧;少壮狮子与牛犊并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牵引它们。7牛必与熊同食;牛犊必与小熊同卧;狮子必吃草,与牛一样。8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断奶的婴儿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

这幅画是多么不可思议,温顺的动物居然和凶残的动物住在一起,一起吃饭,甚至狮子斗开始吃草了,小孩子都在牵引他们,在有毒的动物旁边玩。哇,用一个词来形容这幅画,就是平安。弥赛亚国王降临的结果将是一个平安盛行的王国,就像曾经在伊甸园那样。和平之君将引入一项规则,产生一个没有人吃人、没有人被吃的社会。没有人会利用他人的弱点;没有人会因为害怕而对感知到的威胁大打出手。在这个世界的王统治下管理人类和社会的自我寻求的行为法则将被爱的法则所取代。

哇,弥赛亚来临,是为了公义和平安,他要带来平安的王国!多么美好!想象一下,山羊和豹子是最好的朋友;小羊和狼在草地上享受对话。这种不太可能的友谊会带来多么大的乐趣,世界本来病了,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是这么的不一样,充满了平安,这是见过的最治愈的画面!

这是哪里呢?你会说,不是现今这个世界,是天堂吧,像伊甸园吧。没错,但是,在继续说这是哪里之前,我们再来看看,这幅画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什么这幅画会有那么大的平安呢?!公义的王如何带来这么大的平安呢?

  • 5.小孩子

这幅画的特别之处在于,在这一切的中心,一个孩子主持着这个奇特组合的王国。幼儿在毒蛇旁玩耍。这个”小孩子 “是福音的惊喜,它将我们引向我们宣扬的中心。以赛亚书的讽刺之处在于,我们没有期待中的完全成熟的老牌领袖,或是多么高大威武的,甚至任何事情乃至制度来主宰这个和平王国,而是意外地出现了一个 “孩子”,他看起来如此脆弱,就像小牛、羔羊,或者在蛇窝周围玩耍的婴孩。这个孩子如何能够领导整个 “咩咩叫、哞哞叫、呀呀叫、嗤嗤叫、吼吼叫、嗷嗷叫的世界”? 因为 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约翰福音1:3)。

这个孩子是谁呢?就是“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 有一子赐给我们”的那位救主。这位弥赛亚确实是以孩子的身份来的,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上帝的羔羊和犹大的狮子。在基督里,他既有完全的人性,也有完全的神性。在基督的两种本性中,他既有人的脆弱—但没有犯罪,却又保留了神的全然的能力。他道成肉身来到我们当中,耶稣是如此的软弱,卑微, 像一个羔羊一样为我们的罪被献祭,他又是如此的有能力,可以胜过罪,世界,死亡,荣耀的复活,如得胜的狮子。这位孩子,这位救主,这位狮子和羔羊,带给我们公义和平安。

在十七十八世纪,欧洲人不会画狮子,因为没有见过,画的都是想象出来的狮子,直到他们后来能够见到真狮子,这幅19世纪的狮子画很出名,为什么呢?是因为在狮子活着的时候,要近距离接触它们来画它们是不现实的。他们必须等到它们死后才能足够接近,才能对丛林之王进行逼真的描绘。所以现在可以靠近了,画家画出狮子的真实面貌。

在以赛亚说出这个预言大约七百年后,耶稣的死让我们有机会接近弥赛亚,近到我们可以看到上帝的恩典的全部细节。在耶稣的死中,我们得到了现实生活中的写照,即上帝之子进入我们的现实中,为我们与上帝的平安将付出怎样的代价。弥赛亚只有在他的死亡和复活中才能被他所创造的人民完全认识。当上帝为所有人展示他的儿子时,这是对以赛亚受难仆人的预言的实现。这也是弥赛亚对整个世界罪恶现实的真实介入—他赦免了我们一切的罪孽,担当我们全部的软弱,我们得以进入平安的国度。

  • 6.今生与永生

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此生当然不是平安的国度,天堂是。但是此生只有苦难和罪恶吗?如何看待现实和未来呢?如何看待今生和永恒的张力呢?

一方面,这种看不见的美丽和仍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纷争之间的紧张关系让我想起了爱德华-希克斯—这幅《平安国度》的作者。在他对以赛亚异象的绘画中,他非常困难地试图捕捉真正的 “和平王国”。他挣扎着为这一个异象画了又画,至少画了六十二次。每次他画的时候,所有的动物都在那里,其中还有一个孩子,在背景中,一个贵格会代表团与一些美国原住民在和平对话。但他每次重画时,都会使画中的危险部分更加逼真。 希克斯对与美国原住民的和平缺乏进展的失望。就像他的艺术一样,这很困难,而且进展缓慢。他盼望中的未来的日子看起来如此遥远。就像以赛亚一样,希克斯渴望着应许的弥赛亚的到来,这将随着耶稣的回归而到来。我们也知道这种挫折感。我们环顾世界,希望一次又一次地重新粉刷它,直到我们看到基督国度的和平真正到来。我们希望在未来基督再来的日子里,将神的国度完全实现于世。

但是,不要气馁,耶稣已经来了。弥赛亚基督已经建立了一个和平的国度,但现在他的统治是在十字架下进行的,是隐藏的。然而,平安国度的核心条件已经建立。弥赛亚的牺牲已经使上帝与罪人和好。他通过流血与他们建立了平安的盟约,在地球上寻求一个和平的国度是在追逐一个幻觉。当基督再来时,他将在完全的和平中掌权。因此这里不是指以色列国家的恢复,不是哪个国家,不是中国,美国可以带给你祝福,而是上帝在基督里上帝祝福你。上帝向我们显明一个更大的真理,神与人之间关系的恢复,人在神的国度里,在羔羊的婚宴上被接到神的面前,多么平安。

在基督的祝福里,会出现什么呢?9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因为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10 到那日,耶西的根立作万民的大旗;外邦人必寻求他,他安息之所大有荣耀。

没有伤害的圣山,以及充满海洋的上帝的知识,意味着上帝所救赎和重新创造的世界的整体。耶和华的灵所传授的关于他的知识,使全世界都有可能成为上帝自己的圣所,不需要分离和障碍。而耶西的根称为万民的大旗,弥赛亚统治的长度和广度以及他的平安的影响将不限于以色列这个小国的人民。弥赛亚的统治权将超越堕落人类嫉妒的野心所划定的国界。弥赛亚国王降临的结果将是一个普世的王国,其中平安盛行,就像曾经在伊甸园一样。

这是乌托邦吗?这个国度已经开始存在了。就在今生,就在你信主的时候,你已经进入这个国度之中了。每当福音被传开,人们悔改归主的时候,这个国度的范围就会扩大。我们活在现实,活在这个国度之中,在这段以赛亚经文的基础上,保罗恳求活在基督国度里的犹太人和外邦人以和平与爱互相接纳(罗15:7-12)。他们在一个神圣的基督教会中对彼此的和平态度将向各国预示,当基督成为国王和救主时,会发生什么。所以,这就是我们今生活着的恩典和意义,我们已经因为基督在他美妙的国度之中,我们今生在福音中生活,传扬上帝荣耀的福音,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进入他的国度里面,一起预备进入永恒。

所以,基督徒们,感谢主,我们可以有安慰和盼望在今生活着,这是唯独基督赐给我们的,是任何东西都无法给我们带来的。正如今天的罗马书经文:从前所写的圣经都是为教训我们写的,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着盼望。5 但愿赐、忍耐安慰的 神叫你们彼此同心,效法基督耶稣,6 一心一口荣耀 神—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13但愿使人有盼望的 神,因信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你们的心,使你们借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罗 15:4–6,13).

所以,神的百姓啊,基督已经来了,嫩芽发出,婴孩诞生,羔羊受死,荣耀复活,我们已经得胜,基督会再来,终将带来和平王国。你的现实是什么呢,过去是什么呢,未来又是什么呢?用基督的角度来看吧,就是嫩芽,孩子,和平王国,我们的现在和未来都在基督里面。

因此,我们活在今生,传扬福音,盼望永生。在今生,有罪恶与世界纷争的现实,更有活在神的平安国度扩展的美妙,期盼救主的再来。所有事情的焦点,不在别处,我们的现实和未来,也不在外方,都在婴孩那里,在嫩芽之中,在基督里面,因他在平安王国中一直统治,直到永永远远。阿门

发表评论